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文化

旗下栏目: 看见 国内 文化 公益

谢文淦:赣州崇义老屋的那缕家乡味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8-11-25

  珠穆朗玛网讯     谢文淦爷爷那辈家族可谓望族,子孙满堂,爷爷那辈有九个姐妹,六个兄弟,一个老屋里住着四十多人,祖孙四世同堂,想起来那已经是多年以前的光景了。

崇义传统民居拍摄于2018年3月

  时代变了,南北文化差异越来越小,最为明显的是建筑风格。建筑文化是历史人文的重要标志,通过建筑物便可以追溯一个时代的风情,也可判断出不同的地域风貌。而今东西南北中大城市的建筑,总是千篇一律的钢筋混凝土,弄上几个奇葩造型的建筑成了某某一地的地标,更被冠冕堂皇的奉为大师级设计,看样子倒有几分不伦不类,说是建筑文化,简直有几分玷污。现代式建筑大抵谈不上建筑文化,更称不上人文景观。雷同的建筑面貌让人辨不出东西南北,透支着人们的审美情趣,从南到北,或者从北到南,看着城市高高耸立云霄的楼房,便觉得几分审美疲劳感,无法给人新奇的视觉观。

崇义传统民居拍摄于2017年1月28日(大年三十)

  不仅仅是大城市的建筑在同化,且农村旧时的面貌也不见踪影。一座座古老的建筑拔了跟,涂抹上染料换上了新颜,倒也称得上现代化。倘若有怀旧情怀,也只能在照片中缅怀一下曾经的岁月。

崇义传统民俗民居拍摄于2018年9月

  农村建筑是传统建筑文化的一部分,然而旧的已经不在,新的不断冒出,甚至庄家地里明儿便会突然冒出一栋大别墅,乍一看,更是蒙了头分不清是南方还是北方建筑,大抵不过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出的罢了。有人感觉新潮有年代感,但不免有人充满怀旧情怀,对这些心中亦是抵触的。

谢文淦故居(左)为近期新建房屋(右)为传统民居,一老一旧形成鲜明地域建筑文化的形象标志的对比

  当下乡村新建的房屋,乏味可陈,品鉴起来便觉得味同嚼蜡。谢文淦老家的一栋老房子尚在,那栋老房为上下两层砖土木方结构,墙壁亦是极厚的,住进去便会感觉到冬暖夏凉。谢文淦出生在那栋老房子里,结婚的时候也是在那栋老房子里进行的。传统式的民居,虽然让人无法一眼辨别出那个地方的建筑,但也可以清晰的分出究竟是南方还是北方建筑。

  在早些年,便在老房子旁边建起了一栋现代化的二栋小洋楼,样子虽然比老房子时尚许多,却是没有什么内涵。这样的新式楼房在崇义一带农村建了许多。倘若来这里旅游,看到这些新式民居,让人感觉不免几分扫兴,因为这些新式民居和北方的民居并无差异,新式的民居让人无法分出是南方还是北方的建筑,可以说多数新式建筑结构上摒弃了传统,变得几分不伦不类,毫无特色,更无地域人文气息,无疑而言这样的建筑物是对南方建筑文化的一种亵渎,更是地域建筑文化的倒退表现。

崇义传统民居缩影摄于2017年8月

  区别南方与北方文化的差异,不仅在于饮食、气候、特产、方言,更在于地方建筑文化。发展地区旅游文化,若不重视地方民俗民居,这是无比愚蠢的事情。而民居的特色在于真实色彩的还原。

崇义传统民居室内缩影拍摄于2018年9月

  家有县城的高档楼房,在乡下有老家的土房,相比之下,谢文淦更加钟爱那座老屋。那栋老房之中充满成长的味道,有爸爸的教导,妈妈的慈爱,这些承载着自己年轻时的记忆。

崇义地方河流,仍可以找到清澈见底的小溪河流

  还好,山还是那座山,河流还是那条河流,潺潺的流水,温柔地流淌着,那般清澈见底。看到此景,谢文淦不禁得想起自己小时候跟随母亲这里洗衣服,眨眼之间,母亲已经去世多年,而今自己也从先前的顽童变成壮年时期的大叔,不经意间自己的姑娘都已上大学了。

崇义民俗木桥

  乡间河流的小桥上驾着用树干相连而成的排筏式木桥,古朴而优雅,从这头到那头,构成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构成了人们穿行而过的生命赞歌。

昔日生机勃勃的菜园子变得荒芜

  悠然地转到记忆中的菜园子,儿时这里生机勃勃,长满了各式各样的瓜果蔬菜,而今无人搭理,大抵荒芜了。那会子,家家养猪养羊,或者鸡鸭鹅成群,这会便很难在农村见到常见的家禽了。

  不断消失的农村,当代现实的回归,让传统建筑文化距离人们的视线越来越远,一张张钞票铸成了没有温度冷冰冰的钢筋混凝土的高楼或者别墅,抑或大肆胡乱修建原本已经破坏掉的复古建筑,承载着人们的虚荣与华而不实,对邻相居数载,却不知道对门邻里姓甚名谁。

  农村那热闹的戏耍场景已经不在拥有,如今却也成了鲁迅笔下的“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呜呼哀哉,我那可爱的小乡村,生我养我为我遮风挡雨的小屋,再见了,若干年后,你将彻底成为照片里的回忆,我也只能拿着照片对下一代人讲讲属于我们的那个年代,或许他们将始终无法理解什么叫做斩不断的乡愁。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