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艺术

旗下栏目: 环保 展览 纪实 艺术

阳羡有友,砂道不孤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9-03-28

  紫砂壶的流行堪称明代文人之大事,自朱元璋洪武年间团改散,紫砂兴焉!至此明代的各种绘画诗词、文人骚客,不断咏赞描绘紫砂壶的妙用。如徐文长的紫砂新罐买宜兴,清代吴省钦的宜兴妙手数供春。后代还推时大彬,一种粗砂无土气,竹炉羡煞斗茶人。一丝丝雅致扣人心弦。但不曾想近二十年,紫砂茶业以实用器,变成了收藏,更有甚者升为奢侈品。热钱打破了紫砂原来平静的世界,更糟糕的是紫砂越来越脱离了自明以来文人在紫砂中表现出来的文化韵味和沉淀。紫砂审美趣味越来越受铜臭影响,紫砂越来越世俗的格调成了普世审美价值观,格调低俗的茶壶竟被热钱推成重器。

  做为喜爱紫砂多年的我竟毫无察觉,而当认识澄怀居士后的若干年中,我对紫砂的认知完全颠覆了。我还清晰记得,我是通过深圳的一位大收藏家刘老师的推荐才有幸结缘于澄怀居士的。那还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简单的加了微信,也就简单的聊了几句,因为在我朋友圈里的制壶人也是非常之多的。当时也没特别在意两人之间的互动。不过时间久了,双方都在关注相互间的朋友圈,聊的话题也有日见增多起来了,书法,绘画,历史,人文,乃至聊到了非常小众的篆刻艺术,这让我有点吃惊不小。不过聊得最多的还是他的老本行,紫砂壶的制作,当时在和他聊天的时候,他总是呈现给我的是一种宜兴紫砂界的乱象,和对这个行业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的担心。说得最多的是外省料、化工料、冲浆料在宜兴比比皆是,代工壶成为行业的潜规则,当我听到这种劣迹时,我总是不相信的,我原来也是靠着证书买壶的啊!

  说真的,当时我油然升起了对他的一丝反感,心中嘀咕着,你怎么总说别人不好的地方啊,有段时间我真的不想和他多交流了。不过我在怕什么呢?我在怕真相浮出水面,还是怕刺耳的真相,原来我买的一堆证书壶是不堪的代工壶,?我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我只想求证,就这样我沉默良久,默默的观察他的朋友圈的壶和他制壶的动态。而且另外通过我能通过的渠道去求证,去了解。

  经过一二年后,我发现澄怀居士所说的话的确完全是正确的,那时我才真正理解他的微信头像上的签名,只是一句简单的料品如人品。料、工、型、神,现在很多茶壶,选料都不对,何来良心之作。料工型神皆佳者,我看底款又作甚?国工乎?高工乎?省大师乎?国大师乎?难道有了一张高级的证书,就能成为一把高级的壶吗?鉴定紫砂壶,最基本的初心,料、工、型、神的原则去哪儿了?紫砂乱象至此在我这可休矣!

  通过和澄怀居士多年的接触下,也对他的全手工壶,甚是倾心,不知何故,澄怀手做,深得古意,拙中见雅,气蕴十足,让我回味无穷,惊叹不已!后来我才了解到,澄怀零四年因收购老壶误入紫砂世界,但一发不可收拾,结识台湾藏家后,对紫砂的兴趣愈加浓烈,后在朋友的建议下开始习作手工仿老壶。仿老壶就是制作仿明式仿清代的名家壶,步步深入,甚至仿制民国大家之作。零八年,他又接触佛学。零九年,开始萌生制作由心而为之壶,思想前行文化注入,尝试挖掘古代文化精髓,用自己的理解设计制作。正所谓:心作之壶。代表作有寻音、祥心、惜福,圆融杜康遐想,玉麟仿古忆故人,汉乐、云山……把把茶壶都让我惊讶,惊叹,最后是让我爱不释手。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