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看见

旗下栏目: 看见 国内 文化 公益

江西赣州志愿者谢文淦与湖南娄底市义工吴小红畅谈岁月人生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8-06-03

  珠穆朗玛网讯 飞花十几年前发表在大学文学刊物《当代》上的的一篇发的短篇纪实文学作品《卖米》,在2018年的6月初再一次的走进人们的视野中来。或许马上就要高考的缘故,让人总会想起谈一谈有关求学时代的故事。或许之前有些人看过那篇《卖米》的文章,然而更多的人之前并没有看过,通过近些日子的新闻报道,让许多人认识了《卖米》这篇文学作品,更了解到《卖米》背后的那段心酸故事。

  飞花是笔名,原名叫张培祥,曾为北大一届才女,在求学期间患白血病,24岁是人生最美的年华,而张培祥却在花样的年华里从此陨落人间。江西赣州志愿者谢文淦在朋友圈看到这篇张培祥的《卖米》文章时,彻底被作者的真实描写所触动,不禁得为之落下泪来。谢文淦感觉这篇《卖米》写的很真实,瞬间引起了共鸣,记忆起先时曾经也吃过苦的那些岁月。

  谢文淦忍不住的将这篇优美文章分享给了很多好朋友。张培祥是湖南醴陵人,谢文淦认识的湖南友人也比较多,顺便将《卖米》这篇文章转发给湖南娄底市义工吴小红,并对吴小红留言,好好看一遍。吴小红之前曾经看到过这篇文章,这是自己的老乡写的文章,对此吴小红感同身受。谢文淦忍不住地称赞,文章写的好真实,好感人。

  一时间,吴小红和谢文淦二人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聊起了过往的人生岁月。吴小红更是深有体会,吴小红说:“没钱用,辛苦种粮,换钱太少,这些都是我之前经历过的事情。”谢文淦说:“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感触特别深刻,我小时候家中比较困难的时候,也和父母卖米,不过我们那里有公路,用个板车去卖米,倒不像张培祥她家那样背着米袋子卖米很辛苦。”

  吴小红为谢文淦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在湖南农村,种粮非常不容易,那会儿水少,种田还要水库引水。这是个辛苦活,引水的时候还要守水。吴小红小时候经常晚上独自一人去水库守水,怕人偷水。种粮卖钱,养家糊口特别艰苦,人健康的话,家里还好过些,一旦摊上家里有人生病,生活便是雪上加霜,苦得不得了。解放初,为了保田促进增收,便兴修水利工程,在高山的腰间筑坝修建水库。吴小红说自己家乡的水库可以照顾到六个村的农田,在山脚下的农田,灌溉幅度二十几里地。天旱的时候,需要去大水库买水灌溉农田。因水库到田地的水渠足足有二十里地远,因此每到灌溉时节,村里每个组里都会家家户户出人前去沿渠守水,每个人都有负责的守水分段点,防止水在半道被人挖开渠口偷水。吴小红家的农田距离水库最远,途中水消耗的多,需要长时间的坚守着水渠。没有人盗水,渠道没有泄露的情况下,水才能正常灌溉田间。也有时候水到田间的比较少,就会严重影响到庄稼的收成。

  吴小红说买水最辛苦的事情莫过于晚上,漫长的夜晚特别难熬,常常一个人在山腰走来走去,四周万籁俱静,真的有些莫名的恐惧。还好老家水田和旱田各占了一半, 否则农田灌溉难度更大。

  谢文淦的童年回忆,则是每天要捡猪粪牛粪作为种庄稼的肥料,农忙时节也要插秧种水稻。放牛也是天天要做的功课之一。吴小红小时候也曾经放过牛,割猪草等农活样样都干过。谢文淦称最怕的事情,就是怕牛跑,牛一跑,自己就吓哭了。吴小红也有类似的经历,六岁便开始一个人放牛,刚开始放牛的时候,牛跑了,自己就会被吓哭。令谢文淦放牛记忆犹新的事情是小时候一次被牛角挑到到了水渠里,差点被淹死,多亏被人及时发现,救了出来。

  这般童年色彩,只有那代人才有这样的经历与记忆,而今或许这种生活方式已经不存在了。那会儿家家户户都穷,兄弟姐妹很多,日子过得艰难,老大的衣服老二穿,老二穿了老三穿,这并非玩笑话,的的确确存在过的一代人的生活境况。

  提到父母,谢文淦和吴小红都比较感激父母的教诲。如今谢文淦父母已离开人世,他心中常常想起自己的父母。吴小红的父母双亲均在,吴小红说我们身体源于父母,一切都源于父母,父母是我们的根本。因此吴小红特别的孝敬父母。

  回忆自己的家族史,谢文淦的祖辈和吴小红的祖辈们都曾经是地主成分。吴小红讲述,父亲的爷爷是地主,太爷爷一边教授武术一边用中草药给人们治病,特别是跌打损伤,附近很闻名,因此积累财富,购置田地。到了吴小红爷爷那一辈,抽壮丁,用钱买壮丁,把钱都给败光了。吴小红的父亲经常对吴小红讲起奶奶的故事,说奶奶勤劳持家,乐于助人。谢文淦则讲到父亲四岁那年没有了母亲,到了十三岁没有老爷子,因此家道便中落了。说起来,两人大有同命之感。

吴小红家人给谢文淦邮寄的手工黑茶

  谢文淦与吴小红相识于2012年,那年,谢文淦坐火车去九华山祈福,在火车上遇到了吴小红,一面之缘,彼此成为了朋友,这些年来,彼此走动颇为频繁。在2017年,吴小红便来了谢文淦这里五趟,这份情谊真的是很难得。吴小红一家人每年都会给谢文淦一家邮寄家中手工制作的黑茶。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胜似兄弟。

吴小红父母同三奶奶刘转秀100岁生日留念

吴小红三奶奶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

  谈到自己的祖辈,吴小红很自豪的说自己的奶奶是六十年代的妇女主任,也是片区的接生员。吴小红便是他奶奶的徒弟接生的,吴小红的女儿同样是奶奶的徒弟接生,这是一个多么大的人生跨度。吴小红称善人有善报,对人家好人家才会对自己好。将心比心嘛。

  吴小红讲到爷爷那一辈的人还有一个三奶奶。出生于1918年,到今天2018年6月3日,是三奶奶刘转秀整整一百岁的生日。吴小红还给自己年迈的父母打电话,叮嘱父母去给三奶奶祝寿,去喝老人家的百岁酒呢。

  谢文淦听说之后,赶忙给吴小红转发了一百块红包,说是自己的一点小心意,祝福老人家身体健康。之前,谢文淦凡是遇到百岁老人,无论认识不认识,都会给老人红包。谢文淦讲,这是给自己一个培福报的机会,敬重老人,供养百岁老人,是自己的福气。

  吴小红的三奶奶从小是个苦命人,七岁没有了父母,打小便到地主太爷家里来了,给三爷爷当了童养媳。三爷爷五十岁的时候离开人世。三奶奶一个人勤俭养家,三个女儿,两个儿子,都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了。老人家现在身体很好,有自理能力,每顿能吃上一碗饭,走路不用人扶,眼睛也能看得清楚,脑子不糊涂见谁都认得,这么有福气的老人是很少见的。

  一篇平凡质朴的文章让二人畅聊许久,在当下,让我们更加意识到了文学的可贵之处,置身于浮躁喧嚣之中,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太多的娱乐,而是静下心来阅读一篇文章,回忆一下心路历程,让匆匆的脚步慢下来感受人生的风景之美。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