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看见

旗下栏目: 看见 国内 文化 公益

惠迪吉“幸福家庭”故事二 :躺着,站着,姿势决定命运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9-02-14

  珠穆朗玛网讯     惠迪吉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建设项目发起于2014年7月,“爱行天使”志愿者们在4年多的时间里,走过贵州湄潭、陕西三原、浙江兰溪、江苏邳州、广西龙州、河南洛阳、山西兴县、江西赣州、宁夏隆德、西藏江孜、四川雅安、上海崇明等15个省市的41所学校,开展了“爱的共振腔”系列团体辅导130余场,直接关爱留守儿童及其家庭、及学校等人群42000余人次,入户式家庭心理辅导830余户,电话回访关爱8700余次。该项目于2016年12月获得团中央全国青年社会组织“伙伴计划”示范项目奖以及第三届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项目大赛银奖。

  “爱的共振腔”建设是从整体入手,从“留守儿童+监护人+父母+学校”这一核心腔体开始,以“爱生爱、美生美”为理念,通过系列“爱的共振腔”团体辅导、入户式家庭心理辅导,以及为期一年每月一次电话回访关爱等,帮助鼓励包括留守儿童在内,每个人负起爱的责任,在家庭、学校中主动流动爱,在流动爱中人格挺立、健康自信成长。同时汇聚各界力量,为最美好的亲情、师生情,能够建立孩子们人格挺立、健康成长的土壤。

  项目开展过程中发生了许多流动爱的故事,许多家庭因为流动爱更幸福的故事。

  躺着,站着,姿势决定命运

  在此之前,我简直没想到自己还会用这样的姿势,来打一个回访电话,不过是打个电话嘛,坐着躺着都很正常啊。电话那头,是参加关爱留守儿童活动家访只见过一次的一个孩子,而电话这头,我的姿势,在我意识到的时候,我觉得真不可思议。

  他是山西的一个孩子,叫小磊(化名),我叫杨军,这是我参加了好几次惠迪吉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活动之后的第一个回访电话。

  因为是第一次做回访,打电话之前我酝酿了挺长时间,跟孩子说什么呢?

  如果不是孩子接电话,跟接电话的家里其他人怎么开始讲呢?

  对了,小磊还有个妹妹,也特别可爱,我跟她说,我是来家访过的爱行天使志愿者,她还会记得吗?

  想着想着,头脑里自然而然的就回忆起家访时的情景,曼兑(我的表姐,家访时是她做我的组长带着我一起去家访的)那时候就是单纯地带动全家人念《相即》,家里面亲人相互就开始流动爱了,那个暖流,对,就是那个感觉。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我站了起来,拨出了号码。

  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很奇怪,我站得很直,一个手紧握着电话,耳朵捕捉着电话里发出的每一个声音,觉得哪怕是一个微小的声音,好像都能让我更了解对方。我另一只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因为电话那头有一个孩子,有一颗心,这个感觉太强烈了!

  这个姿势真的很奇怪,因为我不喜欢站着。通常我就是坐着,甚至是躺着的,谈恋爱很开心、有些小激动的时候,也没有用过这样的姿势听电话里的声音。

  我问自己,是什么样的渴望呢?说不清,但真的很渴望了解电话那头的那个生命,那个孩子。家访时所有的发生都历历在目,顽皮的小磊、信赖我们的妈妈、可爱的小妹妹……每个人的眼神,红了的眼眶,欢喜的笑容,都出现在我的眼前,在电话里小磊的声音和我的声音之间,交汇着,流动着。

  我好像突然通了一点,这不只是打一个回访电话,这是真正的心与心之间有一个联通。

  接下来的12个月,每月都在打回访电话,我回访的孩子也多起来,跟每个孩子和家庭的情感都有些不同,但也都挺深的。所以对小磊连续12个月回访电话的工作完成后,我也会不定期地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经常从小磊妈妈的回应里面,能感受到这个孩子变化真大。小磊的妈妈说起自己的儿子,那份信赖和快乐,我能感觉那个憨憨厚厚的男孩,成了这个家真正的一个苍天大树,是家里的中流砥柱。而且,小磊已经不需要我来推动跟亲人流动爱了,他变的很主动,特别是念《相即》的时候,声音很大,我才开始念,他就很快的一口气先念完,就好像告诉我“看我厉害吧!记得可清楚呢!”然后他会跟着我一起慢慢再念,那是内心的一种变化,对我的内心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爱行天使志愿者走的地方越来越多,每月要打的回访电话也越来越多。每次打回访电话,我是绝对不能坐着的,不是说我一定要站起来,而是每一次都不由自主就站起来了。还记得有一次,我被一位叫丽路(化名)的小姑娘震到了,是一个很突然的发生。

  丽路是江西赣州留车镇的。在留车家访的时候,这个孩子就很娇羞,不怎么说话,一般只回个“嗯”。回访电话里面她的回应也很少,所以我一般都会跟她的爷爷先聊一聊,再跟丽路聊聊。这样直到去年11月份,那时候我正在重感冒,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些着急,因为这个孩子每次的回应都是“噢”,“好”,常常也不说话。准备放下电话前,我还想简单跟丽路有个连结,就说:“那我下个月继续给你打电话,还有什么想法你可以跟哥哥说。”然后,丽路突然说了一句话:“哥哥,你是不是感冒了,要注意身体!”

  就这么一句话,我整个人突然间好像过电一般,放下手机的时候,整个人就站在家里露台上,呆了,一直站了好久。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之前那么着急,非要丽路给个什么样的回应,好像才满足,真是太傻了!”真的是太傻了!那一刻我就觉得,虽然丽路在赣州,我在上海,但是两个人的心,是真的连在一起的。

  一次又一次这样的电话,觉得生命里开了一扇窗户,我的变化并不是有多么明显,但就感觉人有了方向,日子也实在了很多。

  在以前,如果第二天有事情,我前一天晚上就睡不踏实,每隔一会儿就会醒。每天睡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会赖在床上赖很久,也不是发呆,而是整个人是空洞的。以前也常常很用力地揉眼睛周围,很使劲地揉,是为了醒过来。而现在不一样,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有事情去做,有了一点的动力感。

  所以非常感恩家访和回访的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回访电话里,我也这样跟孩子们这样说,我说特别感谢你们。我觉得,不是说我能给人家孩子带来什么,真的是他们给我的爱的回馈,在承载我。

  原来生命里有一份很深的不信,躺着嘛,是因为觉得要站起来干嘛?能怎么样?但是面对电话那头的留守孩子,我觉得我要很用心来听,生命有一份很深的渴望,了解的渴望,所以我就站起来了。一开始孩子们的变化,我也还是很不确定,常常想,真的是我做的吗?我有这种改变的能力吗?我自己在生活中做到了吗?有一段期间会很难受,就觉得别人都是有希望的,留守孩子也是有希望的,而自己自愧不如。但每一个电话,都让我看见了爱,感受到爱,渐渐地,就看到了希望。

  今年就三十了,中国人说“三十而立”,对我来说,这个站立也许真的很不一样,躺着,就是过过往的人生,站着,可以重新来看世界、来看自己。

  (幸福家庭系列故事所有知识产权和版权属于上海惠迪吉公益人心理关爱中心,惠迪吉已授权珠穆拉玛网媒体联盟使用,转载请注明)

  杨军

  2016年7月报名成为爱行天使志愿者;

  自2015年12月底至今成为”爱生爱、美生美”互动体验心理剧志愿者;

  自2016年7月参加广西龙州、贵州湄潭、江西赣州、安徽凤阳、山西吕梁、河南洛阳、上海崇明等地开展的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建设项目;

  2018年6-11月参加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示范项目:惠迪吉关爱困境青少年家庭项目。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