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文化

旗下栏目: 看见 国内 文化 公益

薄氏珍宝馆收藏家薄维佩戴传奇圣物惹乎啦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8-12-26

  这日,故宫博物院的文物鉴定老专家受到收藏家薄维的邀请,前往薄氏珍宝馆做客。

  故宫文物老专家见广识多,认得不下十万件文物,什么样的物件往老专家眼前一放,这位故宫文物老专家也能分出个子丑寅卯。

  望着薄氏珍宝馆琳琅满目的民间收藏品,故宫文物老专家着实吃了一惊,“嗬,薄馆长真够行家的,收藏了不少好东西啊。”薄维恭敬地回答,“这跟故宫博物院的文物没得比。您来我们这里,实在令鄙馆蓬荜生辉。”故宫文物老专家笑着说:“薄馆长,您啊太谦虚了。”

  薄维请故宫文物老专家坐到红豆杉制作而成的罗汉床上,品茶小酌。故宫文物老专家问薄维,“您馆中收藏了多少宝贝?”薄维说:“收藏了西周时期的鼎、爵杯、尊、罍、簋、盘等青铜器30余件,隋唐历代佛像50余尊,明清民国近现代字画100余张,印度小叶紫檀古董傢具100余件,海南黄花梨家具20多件,意大利古董小提琴50余把,明清杂项300余件。”故宫文物老专家说:“今天劳烦您带我看看贵馆中的珍宝。”薄维说:“您请吧。”

  故宫文物老专家在薄维的陪同下,细细欣赏起薄氏珍宝馆的收藏品。故宫文物老专家一边看一边言语,“您这满屋子是宝,密的很啊,这要是做成博物馆,您这些宝贝有了足够空间,看起来会更美一些。”薄维说:“您老高见,我眼下正在筹备着建个博物馆呢!”

  赏宝先从进门处开始,门口贴近南墙的是一根千年黄花梨,稳坐在一个专门打造的石墩上,石墩刻着精美的纹饰和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像。故宫文物老专家说:“您这是海南黄花梨?”薄维说:“您老好眼力,此物正是海黄。”故宫文物老专家说:“真够大的,有多重?”薄维说:“约有四百斤重。”故宫文物老专家点点头,“不错,是好东西。这物件少说一克也能值上三百块钱。”

  故宫文物老专家瞅了瞅靠西墙的一对十分高大的酱色缸,“这大缸是什么物件,好像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薄维说:“此物叫九龙转运岗,民国期间曾是总统府的陈设。常言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此物能为主人家招财进宝,让好运常在,以防好风水被破,用此物来永固好风水。”

  故宫文物老专家看了薄氏珍宝馆的藏品,一眼能够认出来的,便略略观瞧,眼生的便多看几眼,从未见过的便虚心请教,薄维在一旁为他详细介绍。

  当故宫文物老专家见到一个佩戴的小物件时感到陌生,“这是天珠,也不像天珠。薄馆长,这是件什么宝贝?”薄维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请故宫文物老专家观赏,“此物名叫惹呼啦。”故宫文物老专家前所未闻,“惹呼啦,名字很特别,倒不像寻常之物。”薄维说:“您老见识多,这的确不是寻常之物,惹呼啦是佛教圣物。惹呼啦原为宁玛派三大不共传承护法,又名毗纽天,为金刚手菩萨之化身。惹呼啦,又被称为喇呼啦,此物由空竹管做芯,能穿绳线,便于佩戴。竹管表面裹有经文,然后在用天然名贵中草药均匀地涂抹在经文之上,药物风干后凝结成黑色硬状物,圣物表面印有规则状圆形佛眼。有经文处,即为佛的化身存在,此物寓意惹呼啦护法护持佛法。”在古代只有大德活佛才有资格佩戴惹呼啦,薄维收藏佩戴的这件惹呼啦为最高规格的佛教圣物。

  故宫文物老专家说:“看样子就有点像佛教用品。您这是家传之宝,还是……”薄维说:“怎么说呢,算得上家传之物。”

  薄维便对故宫文物老专家说起惹呼啦收藏的一段往事。谈起此事,已有四十多年了。那会薄维还是个不记事的孩童,如今已经步入中年人的风尘。

  薄维曾祖父那代人家大业大,曾祖父在民国时期是天津和平区劝业场做民国巡捕房局长。薄府家财巨丰,人丁兴旺。到了他父亲这辈人,赶上了文革,家里的古玩字画被拉走了九大车,仅有部分被爷爷埋藏在地下。文革时期,祖上留的府宅也没了,薄维一家人搬到了天津的一个大杂院里居住,薄维便是那个时候在大杂院里出生的。

  大杂院里住着一位年迈苍苍的老夫妇,这对老夫妇与薄维全家人最后告别的时候,那位男子已有九十岁高龄,女人有八十七岁。薄维叫那个老人为张爷爷。张爷爷一家在特殊时期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张爷爷的老伴疯了,动不动就骂人,被别人称为神经病。同在一个大杂院的人,很少有人搭理他们老夫妻俩。薄维的父亲是个热心肠,常常帮助张爷爷老夫妻两个干些活,给张爷爷在冬天生炉子,买煤球,平常帮着张爷爷买菜买米。在这个大杂院里,薄维的父亲照顾张爷爷老夫妻俩多年。在平常闲着的时候,经常陪着张爷爷聊天,张爷爷少不得要给薄维的父亲讲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

  张爷爷在民国期间,正是张爷爷年轻的时候,他是孙中山先生的厨子,专门负责给孙文先生做饭。孙文先生很赏识张爷爷的厨艺,便赠送张爷爷一些东西留作纪念。其中的赠物中便有佛教圣物惹呼啦、一枚加措活佛的水晶印章,还有几幅古代名人字画。张爷爷把孙文先生给的东西一直好好保存着,从来不向外人展示。

  那年,张爷爷整整九十岁,走路已经都很困难了。张爷爷怕客死异乡,落叶总要归根,更何况人呢,于是张爷爷决定带着自己的老伴回老家,即便要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乡。张爷爷告诉薄维的父亲,“我们老两口要走了,回老家,此一别怕日后终生再也不能相见。”说到这里,张爷爷老泪纵横,薄维的父亲也跟着掉下眼泪。薄维的父亲说:“大叔,您可甭这么说,您老身体还结实着呢。”张爷爷说:“不行了,不行了,来日无多。感谢你们一家对我们老两口的照顾,没有你们帮衬,怕是我们前几年就死了。你们是我们老两口的大贵人。我也没有啥可送你们的,给你们留几件东西当做纪念。”

  张爷爷把孙文先生赠送的佛教圣物惹呼啦、一枚加措活佛的水晶印章及三幅字画全部送给薄维的父亲。薄维的父亲说:“老人家别这样,这是您一辈子珍藏的东西,太贵重了,您老留着吧。”张爷爷说:“我快要埋黄土的人了,没几天日子可活了,这些送你们,算是对你们的报答。”薄维的父亲说:“太贵重了,我可不敢收下。”张爷爷说:“你不要,我下了黄土也不安心,欠你们的人情,这辈子也还不上了。你收下这些东西,也算成全了我。”

  薄维的父亲给了张爷爷老两口一百块钱做路费,与张爷爷老夫妻俩洒泪分别,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

  如今薄维的父亲也成了年迈苍苍的老爷子,这件佛教圣物惹呼啦便由薄维替父珍藏。有不少人想高价购买这件东西,有藏家出价数百万,但薄维一直未出手。因为他知道此物代表着父亲与张爷爷的情谊,孙文先生与张爷爷的情谊。情谊在这个世界上是最珍贵的,这个小物件便是祖辈人情谊最好的见证。正如孙文先生所说的“博爱”。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