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文化

旗下栏目: 看见 国内 文化 公益

作家王晨百小说《海洋之变》在“我心中的海洋”征文活动中获奖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8-12-15

  平静的海洋万物原本很太平,大家各安其分,万物生灵将海洋打理得井井有条。突然有一天海里发生了原油漏泄,触动着海里生物的神经。大鱼、小鱼、虾米等死尸一片,海底世界顿时闹得沸沸扬扬,各种生物家族的代表纷纷赶到海洋政府衙门,要求给个说法。

  海洋政府的领导是个长有四只眼睛的双头蛇,蛇不愿管海洋里边的事,便让虾兵小将上访者统统赶走。这一赶,不打紧,赶出了乱子,大家闹得更凶。没办法,蛇只好亲自出面解决棘手的问题。蛇确实蛮有心计的,要搞就搞个新闻发布会,找来十几家媒体进行报道,媒体中来了老鼠、变色龙、麻雀、老鹰、螳螂、黄雀、狼等一批记者。

  为了公平起见,不但海洋里的生物种族代表要来参加新闻发布会,而且还邀请陆地上走的天上飞的生物种族代表来参加会议。海陆空的种族代表齐聚海洋政府新闻发布会现场,热闹一片。有不少生物趁此机会互换名片,结识一些新资源,它们完全不把海洋原油污染当回事,因为它们是大路上的,污染没有涉及到它们的利益,会场反倒成了推介所。

  会议开始了,底下骚动的动物安静下来。海洋里死的最多的生物群是低级生物,虾米种族的代表进行了发问,“领导,这起原油漏泄都是那些海上石油开发商酿成的,开发商老虎先生原来说根本不会出现漏泄问题,它们的技术决对安全,政府部门当时担保说不会有事。这事出来了,您说该咋办?”海洋里的生物齐闹道:“咋办,给个交代。”万年老龟嘶哑地声音喊道:“杀死老虎,赔偿损失。”海里生物附和道:“杀死老虎,赔偿损失。”

  老虎坐在大会主席台上吓得直哆嗦,低声对身边的蛇说:“蛇兄,可要帮帮小弟啊,不然小弟真的没法混了。”老虎悄悄地递给蛇一张支票。蛇说没问题,小事一会就能解决。老虎装出淡定的神情。蛇说大家不要吵不要闹,有法律,不能张口闭口想杀谁就杀谁,谁敢再闹,一律不轻饶。大家碍于海洋政府的淫威,平静下来不敢再闹。狼似乎有些看不惯,它向来讨厌老虎,老虎在森林里总是高人一等,动不动便欺负别的生物群种。老虎来到海洋做生意倒不像以前那么嚣张,对只小蛇都点头哈腰的,狼更是看不惯。狼说:“老虎先生,由于您的团队技术问题,导致此次事故发生,为了表示您的诚意,请您给大家道个歉吧。”海洋里的生物附和道:“道歉,道歉。”老虎虎视眈眈地瞪了狼一眼,恨不得吃了它,但毕竟不文明,何况现在自己又是生意人,得斯文点,吃熟肉不吃生肉。狼的一番话占了上风,老虎不得不向海里的生物致歉。

  老虎坐下,又塞给蛇一张支票,请蛇说几句好话。小蛇清清嗓子,“大家安静,安静,虎先生对我说,对这次事故,深感痛心,今后它会打造出高超技术的团队来服务社会。对于此次损失,虎先生愿把公司一半财产拿出来作为事故赔偿金,决定安抚好每一位受害者。大家放心好了。”海洋生物听到领导说给赔偿,平息了心中怒火,不好意思再闹。

  蛇说现在轮到记者提问,请大家不要争,一个一个来问。变色龙问道:“是否要赶走这批开发商,以此平息民愤?”老虎紧张地出了一头汗,它慌忙又把一张支票递向小蛇。蛇说当然不会赶走开发商,没有商人哪有税,没有税哪有钱养军队,没有军队哪有国家安宁,没有国家安宁,哪还有你们坐在这里听我说话的份,你们自个儿好好想想吧。变色龙趋炎附势的说,蛇领导说得有道理,开发商是不能撵走的。

  政府不把这些邪恶的开发商往往赶,居然还敢留着它们来危害海洋环境。海族里的生物对政府领导和变色龙都很讨厌。“不赶走它们不行”,海族中有人喊道,“一定要赶走它们。”说话的仍是那位年长老龟,老龟走到前边,阐述自己的观点,“我今年活了一万年,哪里没有去过,什么事情没经过。漫漫长河几千年,海洋世界都是非常和谐安宁,到了清朝后期,海洋上发生过几场战争,不过是小炮落在水里响响罢了。后来又发生过太平洋战争,可算把海里搅得不轻,各种枪药污染差点毁掉海洋环境。而今天动辄一点原油漏泄污染竟比几千年来的污染还要严重。死亡的数字已经说明如果再敢违背自然法则,整个海洋都要倾覆,海洋完了,地球也就完了。”

  老鼠不服地叫喊:“老东西,你胡说,海洋完了,地球照样围着太阳转。”老龟不屑地一笑,“鼠目寸光,你能看到啥,还当记者,回家直接抄人家的文章去吧,还敢出来丢人现眼。”老鼠写的文章经常报道不实,剽窃人家的东西当成自个儿的采访,心虚无比,不敢再说话,老实呆在一边,等着别人来攻击老龟。

  老鹰对数字特别敏感,它质询老龟,“老先生,海洋里的生物死尸数量有多少?”老龟回答不出来,只说不计其数。老鹰见老龟回答不确定,它傲慢的说了一句,“我看海洋完了,地球未必会完,即便地球完了,放心,还有天空。我可以一直飞在天上,无所畏惧。”麻雀跟着说了一句,“我要能飞到老鹰那么高,什么也不必害怕。”老龟厌烦地说:“这位记者真高大,不关心民众疾苦,做事总想高屋建瓴,难怪写的文章臭不可闻。做了这么多年记者,连个奖项都没拿过。”老鹰觉感几分汗颜,也不好意思在反驳老龟。

  螳螂不服地说,“简直是危言耸听,海洋是海洋,地球是地球,井水不犯河水。老先生你回家做演讲去吧。”老龟讽刺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现在得意洋洋,下个死的就是你。”黄雀一听老龟提它,本不想发言,可在公众面前一定维护自身形象。黄雀恭敬地说,“老先生,请注意言语,不要损坏他人形象,今天谈的是海洋里的事,我又没得罪你,你可不要搞个人攻击。”

  老虎看到记者与老龟争辩,它心底舒坦许多。乱哄哄的新闻发布会,正经话倒没几句,竟是些没有必要的争论。最后海洋政府决定,给死者补偿,开发商可以继续留在海洋里开采石油。小虾小鱼得到补偿便消停了。只有老龟不断奔走相告,海洋资源不能再开发,否则地球迟早要完。

  后来老龟死了,一群群开发商不择手段地掠夺海洋资源,海洋政府收到小恩小惠,从不过问开发商的事情。

  最终资源被挖空,海洋深处发生了大爆炸,地球淹没在一片汪洋大海里,漂浮着海陆空各类生物,恶臭充斥在整个宇宙间。

  《海洋之变》由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南方日报、南方网、广东作家网、《作品》杂志社承办的"我心中的海洋"征文活动中,《海洋之变》荣获三等奖。

  作者简介:王晨百,河南人,1987年生于濮阳,记者、编辑。著有长篇小说《河清之洗》、二十集电视文学剧本《兄弟在北京》、电影剧本《下辈子做你的新娘》。文章见于各大网络媒体,曲靖日报、《知心姐姐》杂志等报刊。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