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文化

旗下栏目: 看见 国内 文化 公益

《神歌》一座图书馆一样的诗歌作品 张绍民巨著《神歌》问答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8-10-09

  《神歌》:一座图书馆一样的诗歌作品

  ——张绍民巨著《神歌》问答

  目录

  一、《神歌》的基本信息介绍

  二、《神歌》体现的圣经价值观与圣经精神与无神论汉语文学价值观、精神的参照

  三、《神歌》的创作与上帝恩典

  四、《神歌》的创造、创新、创意

  五、《神歌》与所谓百科全书模式写作的比较

  六、《神歌》作者的仆人性、先知性与祭司性

  七、《神歌》内容介绍

  八、《神歌》与读者的交流

  九、《神歌》的社会属性

  十、《神歌》的思考与体会

  十一、《神歌》的价值评估

  正文

  一、《神歌》的基本信息介绍

  1.问:《神歌》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张绍民答:荣耀上帝,《神歌》就是歌神、对上帝的敬拜与赞美,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这个特殊的诗歌作品,通过诗歌创作来向神道歉、作品可以视其为规模宏大的特殊的祷告,作品的核心是宣告上帝的话语,具体在圣经的价值观的运用与体现,作品的目的在于荣耀上帝、荣耀耶稣基督的名、传播真理拯救世人的福音。该作品用几十册甚至更多的全新文本、史诗、自由模式作品、不分行作品、学术、跨领域作品等多位一体的、厚薄不一、长短不一的具体形式的作品,彻底超越且升级单个的所谓巨型诗歌、大诗、长诗、史诗、百科全书的单一作品呈现,多方位、立体、全面、网状、宇宙一般的形态,图书馆查书一样的书籍琳琅满目的林立,密集交织组成规模宏大的唯一性的、独创性的、不可复制性的鸿篇巨制。(作品已经完成,在《自由》史诗杂志连载几百万字,单独修订版独立出版)

  2.问:为什么说《神歌》这部诗歌作品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

  张绍民答:荣耀归神。上帝给与作者创作的智慧与能力,是对一个罪人的恩典。没有上帝的恩典,作为罪人然后因信称义的作者是不可能写出这样规模宏大的作品。

  作者的独创性是来自圣灵的恩典与带领。人不能做什么,这个作品的作者也是不能做什么,因为上帝带领与恩典赐予来自上帝的智慧,作者才能写出如此独特的、独创的、充满上帝能量的作品。

  《神歌》这部诗歌作品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在表面上看,是从规模与形式、空间来看规模宏大,而在本质上,是因为上帝的智慧、上帝的命令、上帝的圣经,才让这个作品具有精神、气韵、能量,就像上帝的生命充满一个人,一个人才有生命一样。

  3.问: 《神歌》的思想架构?

  张绍民答:《神歌》的思想架构来自圣经的伟大孵育、哺育。没有圣经、没有上帝的话语,不可能有这样鸿篇巨制的创作。

  《神歌》的思想架构主要是在上帝的拯救计划作为上帝蓝图之下的具体运用,体现在上帝旨意之中的人要如何顺服上帝的话语,只有顺服耶稣基督十字架,才能得到拯救,获得永生。

  作品在具体的不同内容之中,所展示的作品价值观就是:价值观:耶稣基督并钉十字架是唯一正确的生命道路,人生与作品都要顺服耶稣基督,做主的工;世界观:世界是暂时的、罪的统治,人只有进入耶稣基督的生命,进入神的国,才有真正的生命;人生观:信耶稣有永生、传播福音、悔改,这都是人生基本的功课,不能偏离。人生的创作也不能偏离。

  4.问:《神歌》的价值观?创作理念?

  张绍民答:为祂创作“终极创作”——为上帝创作,为真理创作,为人类创作,为永恒创造;自由精神,战胜黑暗,恢复光明,传播福音,抵达本质;成为被上帝使用的创作者,作为罪人与失败者的创作,强调恢复灵魂的正确密码,强调神在作品里面的运行才是作品本身,让“神就是爱”的爱成为一个全称,作品作为爱的通道,让生命成为全称;作品用神的力量胜过死亡,作品具有唯一性,作品的伟大归于神,一切荣耀归于神,让作品成为阳光、空气、水、盐一样,让文学作品成为字典;在上帝的带领下,让汉语从无神论文学(人本主义)进入圣经文学体系,见证与赞美敬拜耶稣基督十字架上伟大的胜利,实现为祂创作“终极创作”。

  5.问:《神歌》的写作动机?

  张绍民答:《神歌》的写作动机只有一个,作品要讨好与取悦上帝。通过文学艺术的创作来荣耀神、敬拜神,作品作为真理与福音的通道,作品展示真理与情感的融合,为了让上帝的救恩更好地让更多的人得到。正确的写作动机来自正确的源头。无神论的文学艺术创作的动机除了普遍真理的那一小部分动机之外,基本上都是来自自我、来自魔鬼、来自荣耀自己的名、讨好自己、讨好受众读者。

  6.问:《神歌》的写作目的?

  张绍民答:为了荣耀上帝十字架上的恩典而进行人生的任何事情,写作也不例外,写作是荣耀神的事情,目的与动机都是如此。《神歌》的写作目的与动机具有一致性,作品的目的是作品作为真理、光明、爱的通道,而这个通道的建设,灵魂与能量、智慧都是上帝自身的建设,作者只不过是工人、仆人应该的配合。

  7.问:为什么想到要写这样的一个《诗歌》作品?

  张绍民答:一个人一生能够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人生会怎样,都控制在上帝的计划与手里。但是上帝在创造之前,就给了人昂贵的礼物就是自由意志,上帝虽然控制一切,但是上帝造人并不是创造一堆机器,人有自己的相对的自主权,这就是上帝给与人的自由意志、选择权、努力权。天国是努力的人才得着的。所以,《神歌》的作者自己也是积极争取,写作,上帝给与极好的带领,决定了作品的是上帝的力量而不是作者的力量。

  8.问:为什么说《神歌》是上帝给作者的一个记号?

  张绍民答:感谢神,荣耀归神。上帝给自己的儿女做记号,通过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救恩这个唯一的恩典记号,给在耶稣生命里的神儿女做记号。画家的一幅画、音乐家的一曲作品、诗人的一首诗、小说家的长篇小说、其他神儿女的生活等等,只要是荣耀神的、上帝祝福的、上帝认可的,上帝都会给与一个合格的、祝福的记号。《神歌》是上帝给作者的一个记号,是作品荣耀上帝、荣耀耶稣基督的救恩与名。好作品,只要是荣耀上帝的、荣耀真理的好作品,都是圣灵带领、有圣灵的印记。我们说创作来自灵感,上帝给与人创造、创作的灵感,记忆尤圣灵走过创作、走过作品,这就是神做的记号。

  9.问:为什么说《神歌》强调神本主义?

  张绍民答:作品荣耀上帝、以上帝与上帝的话语作为作品的灵魂与绝对真理价值观,作品强调以神为本,神本主义的文学艺术创作是执行神的命令,而不是荣耀人的名。作品的创作与传播都是胜利带领,荣耀神,传播神话语的真理价值观。只有无神论文学艺术强调人本主义的价值观,站在人的立场,是看不透真理本身的精神与用意的,更不会把神的计划来作为作品创作的指导。

  真正的文学艺术的创作,只能是在上帝的生命里的创作,跟随上帝,得到圣灵的指示与带领,而不是跟随自己,不是跟随自我进行创作。

  作品是神的话语的运用,是神的话语结合堕落了的人的情感、精神、生活,让神的话语在人堕落的世界、生活、精神里面做工,进行照亮与拯救,有缘的人就会得到上帝的拯救。

  10.问:为谁创作?

  张绍民答:为祂写作,也就是为耶稣基督并钉十字架而写作。无神论文学艺术除了普遍真理那一部分以外,都是依靠自我意志、依靠魔鬼意识来进行创作。无神论文学艺术也有为普遍真理而努力的,但是,只要没有终极拯救,就算杜甫把苦难写得淋漓尽致,也毫无出路,我们尊敬杜甫写苦难写到了极致,但是没有人的出路,没有得到人的拯救,人没有终极归宿。屈原又如何?只是天问,对存在的赞美而已,也到此为止。他们之所以还没有涉及到本质写作、也没有得到有生命的写作,因为没有得到救恩,没有认识到上帝才是创作唯一的主人,只有生命的主人、生命的主宰,才能是人的创作的驱动与主宰。

  二、《神歌》体现的圣经价值观与圣经精神与无神论汉语文学价值观、精神的参照

  1. 问:《神歌》最重要的表达了什么?

  张绍民答:《神歌》一些主要内容表达了这些——

  对上帝的悖逆、拜偶像、权力制造的黑暗的批判;对现实中人的苦难、患难的分析与宣告拯救与解决问题只能依靠上帝与真理。

  对完美的呼唤,对上帝的敬拜,对恩典的敬畏与赞美,福音的传播。

  对永恒的渴望,对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的盼望,对爱的珍惜。

  对人的命运的剖析、对罪的解剖、对人的归宿进行正确选择的呼吁。

  远东浪子的漫漫之路。

  内心需要光源。

  信仰之下的人如何得到上帝的护理?如何解决自己的人生与所在时代、社会的生存与精神需要。

  《神歌》的创作是对上帝的思念,是对永恒故乡原初的思念。

  《神歌》的创作是一种悔改,作者自身的悔改,可以说是一种检讨书。

  2.《神歌》的圣经价值观与写到的客观无神论现实形成冲突,如何面对这样的冲突?

  张绍民答:真理的内容与现实的内容肯定是冲突的,作品要表达这样的冲突,需要有一种勇敢精神。诗人、作家只要是基督徒,就要有一种对现实的批判精神,这种批判精神与无神论文学艺术的批判精神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还是有很大的本质区别。无神论的文学艺术如果是站在自我的个人批判立场,那么,依旧是人本主义的批判,是成不了什么生命精神的。而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批判精神是一种先知性的写作。

  3.问:为什么说《神歌》是一座敬拜上帝的作品?

  张绍民答:表达对上帝的敬拜是人的言行应该做的本分。语言作品更应该表达对上帝的赞美、敬畏、敬拜。

  敬拜上帝,人才能得到生命。作品敬拜上帝,是悔改、是敬虔,不足的地方更应该做得更好。

  敬拜上帝是为了更好地得到生命。

  实际上,《神歌》的创作,是一种垂直创作,这是不同于无神论的文学艺术的平面思维进行的创作。因为魔鬼不能形成垂直的崇高世界,魔鬼没有上帝的能量,魔鬼建立的只能是世界,也就是死亡形成的地面乌托邦存在。

  所谓垂直创作,更是谦卑的创作。这种创作的智慧源自道成肉身、死而复活。创作的心就是那一只马槽,让伟大的圣婴在创作的心里担任创作的指挥之王。

  4.问:为什么说《神歌》是一座致敬圣经的作品?

  张绍民答:圣经是人类存在的基础,也是人类存在的最高指导。没有圣经,人就会堕落到地狱,圣经带来的神的拯救。

  人的文学艺术是人的创作致敬圣经,这是创作的正道。如果是歪门邪道或者很多无神论文学艺术,都在致敬魔鬼。

  5.问:为什么可以把《神歌》看成是祷告?

  张绍民答:一个鸿篇巨制或者几句语言,不论长短,只要是诚心实意地面对灵魂,就要看到灵魂需求更新、维护、得到医治、得到恢复,这就需要请灵魂的主人来做这个工作。人的灵魂只能请求上帝来维修、更新、医治。《神歌》就是为了敬请上帝对人的灵魂的医治与拯救。只有灵魂得救,人生才幸运;灵魂不得救,人会很悲催,下地狱,多可怕。

  6.问:为什么《神歌》对真理的捍卫具有鲜明的特点?

  张绍民答:虽然《神歌》很有限,但是,它在用一座图书馆的容量来捍卫真理。批评黑暗、完善人的内心,都需要借用真理的力量,要使用光的能量。

  《神歌》很多内容,都是具有鲜明的批评性。

  7.问:为什么《神歌》视角是从天上往地下?

  张绍民答:人站在平面上,人站在地面上,在平面思维中,认识到的一切都是平面的。无神论文学艺术都是扁平思维。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都是要从上帝的角度来思考、创作。当然,《神歌》作者承认自己的有限,是为了更好地看到上帝的无限与伟大。《神歌》尽量借用上帝的目光来看问题,尽量使用上帝给与的智慧来写作。

  文学艺术要从神的国度来看这个暂时的世界,这样的创作眼光,就能打开创作的无限性,虽然作品的形式是有限的,但是内容一定要与神的国的无限伟大接轨,让神的光的光明浇灌人的存在与作品的器皿。

  8.问:为什么《神歌》是一种全面的、立体的作品,与无神论平面的、扁平思维形成鲜明的对照?

  张绍民答: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要对得起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恩。

  作者始终看到自己的不足,就算《神歌》力求达到全面、立体,但是,效果如何,就不得而知,心愿是心愿,心愿是好的,但是,作品是怎样的情况,就全靠作品的信心、信息量来说明。

  无神论文学艺术是扁平特征,没有基督信仰的终极十字架能量与智慧,这是遗憾,希望有更多的无神论变为基督信仰,那就好了。

  9.问:《神歌》作品的心为什么要以耶稣基督的心为心?

  张绍民答:对于基督信仰而言,作品的心与作者的心,都要以基督的心为心,以圣经的内容为内容或者是运用。只有这样,人的创作、人的存在,才有今生的意义,而今生都是为了进入永恒。人生与创作都要与神同行,才有真正的心得到安慰。

  10.问:为什么《神歌》是执行上帝命令的一个说明?

  张绍民答:《神歌》的创作只能是努力执行上帝的命令,至于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写得不好的地方,只能请求上帝补充生命能量。

  就让《神歌》作为执行上帝命令的一份说明书吧。

  基督信仰的人,生活是信心生活,创作是信心创作,没有信心的创作生活不是真正的创作,创作的目的是跟随基督信仰的信心生活,为永恒进行创造。

  神的国的工程已经被耶稣基督完成,而每一个人,只要跟随耶稣基督,都要做好自己的那份工。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就是这份工的具体体现。

  三、《神歌》的创作与上帝恩典

  1.问:为什么人类符合真理要求的大作品的创作都是一种来自上帝的恩典?为什么《神歌》的创作来自恩典的怜悯?

  张绍民答:邪恶大作品来自魔鬼的意志,来自魔鬼的指示,来自魔鬼的命令。人们野心勃勃写大作品,只是为了荣耀自己,那就是荣耀自己的名,就是做一个巴比塔如此而已。

  人的创作、生活创作、文学艺术创作,都要荣耀上帝的名。

  上帝的怜悯是丰富的,上帝的恩典,白白地得到,就得到了生命。人没有恩典,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人依靠魔鬼给与的力量,做成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

  无神论文学艺术的本质是谎言创作,但在普遍真理、良心、追求光明这一块,很多无神论文学艺术的创作都会涉及到,但是,只要真正解决人生、世界、生死的问题,都只能依靠上帝的智慧,只能依靠耶稣基督十字架。

  2.问:《神歌》为什么要体现上帝的拯救精神?

  张绍民答:对黑暗的批评,对魔鬼的揭露,对邪恶的否定,这是基本的态度。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就是要传播光明对黑暗的否定,传播对黑暗中的拯救只能是光源来进行。这个光源就是上帝本身。

  《神歌》的创作使命就是要颂扬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拯救,这是唯一的核心内容。

  人的肉体人生,是存在于黑暗中,这个世界的本质是黑暗的、死亡的、魔鬼性的、堕落的。而上帝对人的拯救是光明与黑暗的关系。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就是要发出上帝的拯救之光。

  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作品就是要把上帝之光发出来,大作品就是一个光谱,当然,这个光谱的源头与光谱的作者是上帝。人的创作只是借用光来进行。

  3.问:《神歌》的多样性统一在精神本质的真理唯一性里面,多样性体现了自由吗?

  张绍民答:《神歌》因为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图书馆的内容丰富多彩,那么,这部作品呈现了自己创作的多样性。而这个作品的主题就是上帝的救恩,这就是绝对真理,内容的丰富多彩、多样性,都有一个正确的灵魂贯穿。这就像人需要呼吸、人需要灵魂,才能真正地活着一样。

  《神歌》内容的多样性,恰恰说明了上帝给与人生命的丰富,就是上帝给与人的爱如此丰富妙不可言。

  自由的意义就是体现了上帝在创世前诶与人自由意志作为高贵而危险的礼物。

  我们要看到光形成的效果是丰富多彩的,在我们看到的万物都依靠光而形成美好的生活,这样的美好生活与万物之美,都是光从黑暗中拔出来的,就像光的剪纸艺术。要知道,我们的人生,我们的文学艺术创作,都要指向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

  4.问:《神歌》的创作是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的一个具体行为,怎样让它体现出信仰的迫切?

  张绍民答:基督信仰在目前而言,是一个末世论的信仰,是唯一正确的信仰。《神歌》一个作品的创作是具体的,人的具体的行为都是有限的,这个作品当然只是一个具体的内容,如此而已。但是,作品体现出来的需求、作品凸显出来的心情,是信仰与福音的更加迫切,希望更多的无神论灵魂得到上帝的拯救,这个作品呼唤了更多的读者接受福音。

  5.问:《神歌》怎样体现出文化使命与大使命?

  张绍民答:基督信仰的文化使命是怎样活、按照上帝的要求与命令去活,而大使命就是作为神的儿女要执行传播真理、传播十字架上耶稣基督的拯救福音。

  《神歌》执行文化使命与大使命,在具体的内容里面,都有具体的说明。所以说,真正的文学艺术创作,创作出来的作品内容,都要有来自真理交代的使命感、责任感。

  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本来就是一个文化的事情,但是,更超越这个世界的暂时的文化作用,这必须让神的话、神的计划成为主要作用。

  6.问:《神歌》的创作与作品为何表达出人的精神需要走正确的选择?

  张绍民答:上帝当初在伊甸园对亚当的交代,与亚当约定的生死之约,要亚当自己做出选择,吃善恶果就会必定死,不吃就可以永生,而亚当在自由意志里面,做出了吃的决定,这其中有魔鬼的忽悠。

  《神歌》的内容要求读者做出正确的选择,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的确是这样:信耶稣有永生;不信耶稣下地狱。

  读什么样的书,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圣经精神体系的阅读,就是要不断阅读圣经、正确的神学与圣经研究书籍以及符合圣经价值观的书籍,凡是相反的、黑暗性的、谎言的、自我的、魔鬼性的精神产品,都来自魔鬼,都是毁灭人、瓦解人、洗脑的。

  猪圈文化环境里面长大,会要面对一个强大的谎言话语体系,要在这样的环境里进行正确的选择,全靠身边的人带来上帝的福音,这就显示了传道人的重要性。所以,基督信仰的文学创作是一种能够传道人的语言、精神传播。传道人、传道人说的,都只是上帝与福音的通道。

  7.问:《神歌》的努力创作是一种生命的努力建设,是敬请上帝在读者、作者身上建设、恢复人的面貌?

  张绍民答:真正的创作都是一种建设性的创作,基督信仰的创作是在上帝的计划里面,参与上帝对人的恢复,恢复是一种建设,恢复人身上神的形象。

  批评是为了更好地建设。

  人参与上帝的建设,是人的努力,虽然人的努力十分有限,但是,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与行为参与。

  《神歌》只是尽了一份建设的心意。所谓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就是使用上帝的光来形成光的工程,创作只是光的搬运工,当然,搬运工的汗水与心都可以配合的。这样的创作过程,是光创作了创作者的心灵运行。创作的作品就像一粒种子、一棵树、一片树林、森林生态······渐渐地,形成了风景而输出氧气、果实。

  8.问:为什么说《神歌》的创作努力是先知性的工作的责任?

  张绍民答:基督信仰的人都是先知,做表达,都要呼唤耶稣基督的复临。先知性的创作,先知性的作家诗人、牧师、艺术家,就是要把作品的内容来传播上帝拯救的好消息,让更多的人得到灵魂拯救的好消息。

  恩典之约中,先知性的工作就是在羔羊的婚宴与末世审判来临之前,把福音更好地传播。先知性的文学艺术创作最基本的是要宣告与迎接神的国对这个黑暗世界的彻底否定,但是,给与了最后的机会。

  9.问:为什么《神歌》也体现了上帝伟大的无限性、真理伟大正确的无限性与作者作为人的局限性、有限性?

  张绍民答:上帝是造物主,人是被造物。被造物都是有限的,被造物得到了上帝的爱,得到了上帝给与的生命,就要感恩。

  对于人而言,没有什么无限的作品,任何作品都十分有限,《神歌》也不例外。文学艺术作品的有限性,恰恰是器皿性的存在,也是任何人都一样,都是十分有限的,把有限的置身于无限的永恒之中,找到归宿与根基,就是创作与作品传播的努力。

  10.问:为什么《神歌》作者只求传播救命的活水?

  张绍民答:《神歌》是通道,是器皿,是一个空间,装满了一种期待,希望更多的人回到圣经,回到耶稣基督的生命里。上帝的活水是给人的灵魂洗涤、解渴、拯救。

  《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图书馆的内容装满光、活水、药物,是中间角色。

  基督信仰的文学创作,创作是一种释放,这种释放是在耶稣基督十字架里面的释放。《神歌》里面有一个巨大符号,就是福音的符号,就是十字架,十字架是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的胎记,是《神歌》创作的胎记。阅读这样的作品,也希望读者得到释放。得到释放,得到爱的放松,得到认识悔改的迫切性,这就是这个作品尽力去做的。

  四、《神歌》的创造、创新、创意

  1.问:为什么说《神歌》的创作像所有真正的创作一样,没有上帝给与的智慧、没有圣灵的带领,就无法进行真理性的创作?

  张绍民答:《神歌》是“为祂创作”的真理创作、终极创作、为永恒创造。已经经常这样说了。只有来自上帝的智慧,才是神的儿女。来自魔鬼的伎俩,就是谎言写作。

  基督信仰的创作都是为上帝工作,这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是要结果子的事情。

  2.问:为什么《神歌》的创意这么新鲜?

  张绍民答:上帝给与的灵感,圣灵的一直带领,让《神歌》的作者十分感恩。《神歌》的作者承认自己在上帝面前的卑微。

  圣经给与的示范是创作的灵感来源。圣经是神的国的无限图书馆。

  因为这个世界图书馆的存在,作者就思考:为什么不写一个图书馆一样的作品?这也是上帝圣灵给的一个心意,收到了上帝给与的一个礼物。

  为恢复正确的灵魂而进行创作,这只是基督信仰的信仰生活的一部分。创作正确,能够给信仰带来信心。

  好的创作是来自天国的全部永远的魅力的新鲜提供,在天国,生命永远新鲜,而这个世界却是腐败的、腐烂的,得到天国光明的灌溉,作品就有了活水,就要去传播活水。

  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是要让基督的孩子区别于魔鬼的子孙,是要让人得到神的国完美的新鲜生命。

  3.《神歌》展示了一种秘密创造力的公开化,这是个人得到了上帝的恩赐吗?

  张绍民答:《神歌》的创作显示:创作就是将从上帝那里领受的秘密,公开,让更多的人分享真理、光明、爱、灵魂拯救的大能。创作做的是转手,就像茶杯装满好水,给人解渴,解渴的是好水。

  真正的创作是创作源泉,是秘密的源泉,是圣灵,是圣灵提供创作的原始能量,从原始的起初的生命,唤醒黑暗中的人群,创作是传达上帝的召唤,把失散的羊群引导到教会,这是创作的引导,在本质上,创作的引导是圣灵决定性的引导。

  《神歌》的创作集中在罪与义上,面的人的罪进行批判,这种批评要导致悔改的出现,批评的力量都是圣灵来进行的,人不能论断,人不能审判,而圣灵的批评精神,就是圣经里面的上帝的公义,上帝的公义是为了上帝的怜悯。

  基督信仰的创作,作者会得到上帝的祝福,这要看上帝给具体的创作者的恩赐如何。

  4.《神歌》的创作说明:为什么人的创造力来自上帝的创造与恩典?

  张绍民答:《神歌》的创作说明:基督信仰的创作,是用人的创造创作回应上帝的创造。上帝的创造才是根本性的创造,人的创作只是一种人的应答,声音也可能不甜美,但要顺服上帝的话语。

  没有上帝的允许,人什么也做不了。人在创作的时候,从身体到智慧,都是上帝的护理。上帝对一个人的创作、生活、人生,进行护理,体现了上帝的爱、上帝的恩典。

  上帝给人创造力,是让人巩固自己的信心。

  上帝造人,给人祝福,让人有管理权,是上帝的管家。

  上帝造人之后,给亚当安排修理与看守的工作。

  不论是上帝给与的管理权,还是修理与看守,都是给与人的创作、创造能力,这是让人得到美好的建设。

  基督信仰的创作、创造,永远是对上帝创造的致敬与赞美。

  5.《神歌》是对上帝的致敬。为什么人类好的文学艺术等的创造、创作是对上帝创造的致敬?

  张绍民答:《神歌》的创作,作者的人生,作者的家庭,都是大蒙眷爱。人生就是用来对上帝、圣经、救恩、耶稣基督并钉十字架致敬的。人生美好,人生百年之后,进入永恒,更美好。

  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的创作是内心的需要,是灵魂的需要,是一种灵魂需要得到的安慰。灵魂出了问题,灵魂需要药物,灵魂需要洁净。灵魂是一个病毒数据库,那么,耶稣基督十字架就是一个全面的杀毒软件,一个拯救的实施。让内心充满耶稣基督的十字架,随时可以消灭内心的黑暗,让十字架持续的光明发出来,越来越大的光明,那就是神的国。

  6.问:《神歌》的创作为什么不同部分展示了不同的风格?

  张绍民答:《神歌》大大小小有几十册,有很多不同的具体的内容。批评性的、建设性的、儿童性的、阳光性的、盐性的······内容,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风格,都是上帝之爱的具体不同呈现。

  作品早不同的部分展示不同的风格,一个规模宏大的《神歌》展示出来的多样性,是具体内容的具体需要。光统一了万物的多样性,光是统一的,给与了不同事物不同的样式。不论什么样式的内容,只要是属于光的,做光做盐的,就可以了。

  7.问:《神歌》的创作虽然是具有惊人的创造力,为什么展示了没有什么是值得骄傲的?

  张绍民答:《神歌》所谓惊人的创造力,这都是一种鼓励的话语。真正的创造,都只是接受了上帝给与的力量,都不是人自己的力量,一切荣耀都要归于神。

  人被死亡管辖,只有耶稣基督的救恩才是惊人的、伟大的、唯一的。人就是器皿,器皿的工作没有什么值得夸口的。

  骄傲来自魔鬼,一定要警惕。骄傲与信心是相反的,可以有信心,不可以有骄傲。信心来自上帝。

  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哪怕是尽力了,也只是自己应该尽到的本分,没有什么是值得夸口的。如果变为骄傲、夸口,那就中了魔鬼的诡计。魔鬼是非常诡诈的。

  8.问:《神歌》的独创性说明:抄袭与模仿是无法原创唯一性创造力的伟大作品的?

  张绍民答:无神论文学艺术很多抄袭、模仿西方文学艺术的作品、创作,因为无神论文学艺术的创作没有对上帝的终极信仰,也就没有获得来自上帝智慧的给与与授权,不可能有很好的创作,不会有终极作品,不否认会有一般性很好的作品。

  复制性是缺乏原创力。而创造力强调唯一性、不可复制性。上帝的创造力之所以令人敬畏,是因为就像野生黄豆,没有两粒是相同的。让每一粒、每一人都具有生命的独特性,这就是创造力的伟大。人一旦去抄袭与复制别人的作品、创意,这种盗贼的行为,是魔鬼行为,不是来自上帝的恩典。

  9.问:《神歌》的独创性创造、创作能力说明:没有正确的基督信仰,无神论文学艺术创作顶多是在普世真理这一方面写出好作品?

  张绍民答:问题就说明了很好的实情。

  一个基督信仰的人,人生得到了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救恩,这就是人生最大的荣幸。

  有基督信仰的创作,就是创作经历神,神走过人的创作,就形成神留下的呼吸。《神歌》是上帝的爱给与作者的漫长的呼吸,这种呼吸一直延伸到永生里面,让更多的人来分享这样的呼吸。

  无神论文学艺术的创作,没有耶稣基督十字架的力量,就不能解决人生的死亡,而创作依靠个人、自己、自我的力量,是不能达到本质创作的。

  10. 问:《神歌》为什么以其大成就在其小中?

  张绍民答:约翰福音12:24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神歌》虽然鸿篇巨制,但依旧是小的,就像一粒种子一样小,就像一粒盐一样小,就像一粒光一样小。藏大于小,是作者的心愿。一粒种子发芽,长成一棵树,然后不断长成树林,成为生命树的森林。

  作者真的希望《神歌》能够有一种愿望:就像一系列的药方,就像一系列的导航,把人带到耶稣基督十字架的里面,当然,作品里面,真正带路的就是圣灵本身。

  五、《神歌》与所谓百科全书模式写作的比较

  1.问:为什么《神歌》是一粒上帝给与的种子发芽长出来的一棵图书馆一样的树?

  张绍民答:在前面说了,上帝给一个灵感,就启动了一个创作计划、有一个很好的创作创意。一座图书馆是毁掉很多树木造成的纸张用来印刷书,而书要带来灵魂的绿化,才能对得起树木的倒下,让更多的人成为树,去绿化,去成为神的国的公民。《神歌》的努力就是这样的努力,是艰难、笨拙的努力与耕耘。

  2. 问:《神歌》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提供了来自上帝、真理、原初、天国的全面生态,而百科全书的写作顶多是一种人间知识量、手法多而已?

  张绍民答:《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而且这个图书馆是来自天国图书馆的能量提供,是

  好的图书馆就是一棵树、森林、一个生态系统。《神歌》提供了树一样的图书馆的生态功能,而这种生态功能来时来自谢天谢地新耶路撒冷的。

  所谓的百科全书模式的创作,无非是为了撑起大,如果加入上帝的智慧,也是好的,为上帝写作,也会很好。但是,没有上帝的所谓百科全书写作,只是魔鬼式的只是堆积、感悟肉体,得不到永生而已。

  形式要服从于内容的本质,徒有其表是不能有生命的。无神论的文学艺术创作,哪怕形式花枝招展,如果离开上帝这个源头,就不能走得更远,没有活水,不能解渴。

  3.问:《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创作与作品,如何看待所谓百科全书模式的写作、作品?

  张绍民答:基督信仰的作者创作,会有上帝的怜悯给与作者,这是得到的恩典,也是作品的源泉。图书馆里面,可以容纳很多百科全书的图书,还可以有很多其他内容的、厚薄不一的图书。

  在图书馆里面,好的百科全书也是必要的。

  本质的区别就是无神论与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的创作的区别。我们看到无神论很多东西都做得很漂亮,不能说没有一定的能力,但是,没有生命,没有道成肉身的真理,这些漂亮只不过过眼云烟。

  一个灵魂不能得救的人,进行再漂亮的所谓创作,那么,下地狱是必然的。那么,其创作就起不到什么作用,就像无神论的人有自己的好房子进行生活,下地狱的人,住的所谓装修好漂亮的房子都只是暂时的,不能进入神的国,那一切的肉体创作的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

  4.问:《神歌》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创作与百科全书模式的写作、作品有什么不同?

  张绍民答:二者有规模的不同;有程度的不同;有效果的不同等等,当然,它们有相同的一小部分地方。

  《神歌》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力图用自己的有限,来展示上帝的爱的无限。这就像一条河流有限,但是,通过的活水可以无限。

  5.问:《神歌》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是一种垂直创作也就是从天国公民的身份的创作,而百科全书的所谓写作,很难有这种天国公民身份吗?

  张绍民答:当然,百科全书模式的创作,只要是基督信仰,同样可以为真理而努力。

  《神歌》的所谓垂直创作,是跪拜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死而复活”。“道成肉身,死而复活”的上帝才是真正的诗歌,比较起来,《神歌》是算不得什么的,只能向“道成肉身,死而复活”的上帝耶稣基督敬拜。

  无神论的文学艺术就算规模更大,就算内容堆积,也失去了灵魂得救的终极价值,失去灵魂得救,只能算作一些皮毛。

  基督信仰的垂直创作力量,就是道成肉身、反倒虚己、降生在马槽里面的耶稣基督,用此力量来传播福音的拯救。我们基督信仰的作品,就是一只马槽,当然,这是比喻而言。我们的作品要承载一颗心,这颗心要成为马槽。

  6. 问:《神歌》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有一种宇宙性的开放格局,百科全书呢?

  张绍民答:其实,如果是基督信仰的百科全书创作,同样可以有一种宇宙性的开放格局,这取决于作者怎么写。

  只要是荣耀上帝,写一首小诗,也很好。荣耀上帝关键在于敬虔,不取决于规模。

  万有都是上帝创造的,但是与罪有关的一切属于魔鬼,属于肉体。

  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自然、人的丰富多彩,而且每一被造物都是十分鲜明,这是上帝的创造、护理、恩典、救赎起作用。

  7.问:《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创作,为什么抽掉圣经精神,这个作品就成为废墟?百科全书有无圣经精神,有什么区别?

  张绍民答:是呀,圣经的精神、价值观、内容才是《神歌》的作品灵魂所在。百科全书模式写作,只要有上帝话语、圣经价值观,同样很好,同样可以荣耀上帝。

  有无上帝作为创作的分水岭。无神论的创作,也有普遍真理这样一个领域的好作品出现。无神论的文学艺术创作者还没有信仰耶稣,只要不是敌基督,不公开具体表示反对基督,那么,也存在可能灵魂的得救,因为人的心里有律法、良心刻板起作用。而在终极审判的时候,无神论的人,只要不是敌基督,可以根据言行录进行审判,有可能得到拯救,有可能不下地狱。当然,最终情况如果,一切事上帝说了算。要强调的是,一个具有创作能力的人,知道有耶稣基督、有圣经,而不接待耶稣,不信耶稣,还是做自己那一套,虽然不怎么强调敌基督,下地狱的可能心很大,因为不信的人就被定罪。

  8.问:《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很博大精深,这与百科全书创作所谓的大作品有什么不同?

  张绍民答:说句实话,无神论的百科全书模式写作,只是一种魔鬼的野心展示出来,不会荣耀真理。就算有一座图书馆,如果图书馆里面没有光、没有真理、没有爱、没有盐、没有药的作用,那么,图书馆也是谎言的集合,也很可怕,也会成为地狱。

  失去了本质的前途,做大做强,是无神论的魔鬼想法。不信上帝作为终极信仰,而要做大做强的文学艺术创作,都是魔鬼思维在起作用。

  9.问: 《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是一种全面、立体、宇宙化身为整体性的生命作品,而百科全书创作的作品顶多印象是厚重而不能达到图书馆一样的效果?

  张绍民答:反反复复强调一点,《神歌》的写作只是一种努力,有功劳,功劳也是上帝的,只是作者作为仆人,有一种劳动的喜悦,就够了。

  其他人的创作,同样可以为真理服务,同样值得尊敬。甚至《神歌》作者的努力,还比不上一个人唱一首赞美上帝的赞美诗。人人当为上帝的福音而努力。

  创作不为真理服务,就很危险,因为创作用来荣耀自己的名,满足自己的爱好,满足自己的欲望,把创作作为偶像,都是在为魔鬼服务。

  10.问: 为什么说《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已经包含了百科全书模式的创作,百科全书模式的创作仅仅只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的冰山一角?

  张绍民答:反过来,百科全书模式的创作,只要是荣耀上帝,也可以包含一座图书馆的能量,何乐而不为?

  上帝怎样看,人就怎样看。人不要有自己的观点,人自己的观点都要来自圣经的价值观。

  上帝会挑选一些符合上帝心意的人进行各种各样的不同的工作,被上帝看上的创作者,上帝会给与创作的能量,人生不能逃脱上帝交给的任务的。

  六、《神歌》作者的仆人性、先知性与祭司性

  1.问:《神歌》作者是基督信仰的写作,是祂的仆人的写作,谈谈写作中的仆人身份对创作有什么作用?

  张绍民答:仆人模式的创作,就会小心翼翼,因为怕说错话,这样的创作,是为了让真理更好地传播,而不是传播肉体人生的所谓看法。自己的看法不重要,上帝的话语才重要。

  仆人多宣讲主人的意图。

  创作是洁净灵魂,作品的传播作用也是为了洁净灵魂。这是顺服上帝的效果,而在创作与作品里面起作用的,就是圣灵在起作用。

  2.问:只要是基督信仰的创作,基督徒都是神儿女都是先知身份,所以,作者作为上帝与真理的代言人,无神论文学艺术人物与读者觉得作者要做神的代言人、要做真理的代言人,很狂妄,这种看法对吗?

  张绍民答:这是这些暂时还没有信仰耶稣的人的无神论看法,所以,要多向他们传播真理,求圣灵改变他们的看法。一个人是无法改变另外一个的看法的,人都是铁石心肠,只有圣灵才能改变人心。

  成为神的话语的传播者,成为福音的传播,是基督徒的责任,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进行创作,基本责任就是把神的话语运用,让更多的人得到真理拯救的福音。

  3.问:《神歌》作者说自己是“诗歌的仆人”,刚发表这种说法,就有人模仿,但作者说自己是真理的仆人、上帝的仆人,为什么无神论诗人就不敢模仿了?

  张绍民答:因为模仿者不是基督信仰,就无法说这句话了。要是对方也说自己是真理的仆人,那就好了,就成为了上帝的儿女,表示对方已经接受了福音。

  也希望更多的无神论的人成为神的仆人,当然,这需要这些人有一个接待耶稣的基本转变,求圣灵动工。

  4.问:《神歌》作者说自己作为“诗歌的仆人”“真理的仆人”,为什么要进行一种作者说的“仆人写作”?

  张绍民答:仆人写作,就是不断放下自己,让上帝的光自己宣告。光说的话,传播光,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人进行的创作,只是神的造人之后、祝福的结果,上帝给与了人管理、修理看守的工作安排,创作是特殊的文化责任、修理看守责任。人的文学艺术创作是一种对灵魂进行修理的创作工作,也是看守灵魂的工作,人的灵魂得到了上帝的救治之后,需要人的看守,需要护理,而其中使用的能量,都是上帝给与创作者的。

  5.问: 《神歌》作者的身份具有基督信仰创作的仆人性、先知性,为什么还有祭司性的身份参与创作?

  张绍民答:所谓祭司性身份,就是代替更多的人向上帝祷告、汇报。《神歌》写出了人们在没有上帝的时候的苦难,苦难是原罪与今罪造成的,求上帝怜悯,求圣灵动工,让更多的人得到回转心意,得到福音。

  作为作者要具有祭司性,这就是要求创作为更多的人向上帝代求,让上帝的能量在作品里让更多的读者得到感染而走向教会,去敬拜耶稣。

  6. 问:为什么《神歌》的创作体现了这个作品挑选这个作者的必然性?

  张绍民答:上帝挑选自己的儿女,预定一些人成为儿女,当然人也有自由意志回应。好作品就在那里,已经在写作之前已经存在,只是在寻找自己的作者,找相应的唯一的作者来完成。上帝会挑选一些人做上帝安排的事情,人接受上帝的安排,顺服上帝,就好了。

  每一个人的人生不一样,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在上帝的掌握之中,人的命运不同,这要看一个人是不是在耶稣基督面前认罪、认罪的态度、悔改。基督信仰的人,每一个人从上帝那里得到的恩赐不同,写作的写作荣耀上帝,绘画的绘画荣耀上帝,一个人可以同时干几件事来荣耀上帝,文学、绘画都能进行创作来荣耀上帝的人是有的。

  7. 问:《神歌》是荣耀上帝之名、是荣耀耶稣基督之名,而作者只是上帝赏赐的一个名字而已?

  张绍民答:《神歌》的作者能够为上帝做工,能够为上帝写作,就已经很快乐了。作者希望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求神怜悯、饶恕、更新、祝福。

  8. 问:作者介绍《神歌》是创作用来清洁作者的一种方式,也是上帝用智慧来洁净作者、打扫作者内心的方式。为什么是这样?

  张绍民答:创作是洗涤,洗涤作者的内心。创作是净化,净化作者的精神。创作是悔改,悔改自己的罪孽。这都是用生命给与的力量、都是用上帝给与的恩典来执行。杯子自己洗不干净自己,只有请高于杯子的能量来执行。光一来,黑暗就消失。

  人做什么,只要是有意义的,都是上帝允许的、祝福的。

  那些无神论所做的,也体现了上帝给与的自由意志。

  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与承担责任、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

  创作也是这样:接受光来修理自己的心、接受光来塑造自己的精神谱系。一个作品的创造就是接受光来塑造一个光谱。而无神论的文学艺术不是接受光来塑造自己,而是根据自己肉体的力量,根据自己的思维,而不是使用来自上帝的智慧,而是使用来自魔鬼的狡诈,来表达一种荣耀自己的东西。当然,我们不能排除其中普遍真理在心中的感动而进行创作。

  9. 问:《神歌》作者说:基督信仰的创作是上帝对作者的祝福,也是作者的冒险与历险。为什么这么说?

  张绍民答:上帝希望神的儿女无论做什么,都要荣耀主的名,传播真理。上帝会祝福自己的儿女,只要是做符合圣经价值观、按照神的话语生活、顺服耶稣基督的事情,都会得到上帝的祝福。

  创作是精神历程,是人个体生命的经历,是人的写照与耕耘。创作要对真理负责,要对创作者自己负责,要对读者、时代、社会、传播对象、传播空间负责。

  创作不为真理,就是巨大的犯罪,有可能要下地狱。不为真理的创作,为自我的创作,为魔鬼的创作,为谎言的创作,为黑暗的创作,很可能要下地狱,创作的东西就是审判下地狱的证词、证明材料。

  创作过程中,或者创作者的人生中,为什么都要经历历险?因为上帝要一个人的创作,要发挥创造的主体性,创作要体现作者的主题作用,作者得到了上帝的智慧,就看作者如何使用,这就是一个创作者的主体性。

  10. 问:《神歌》作者说代替一个时代或者更多的人向上帝的历史性汇报,这是为什么?

  张绍民答:前面说到了基督信仰的作者创作,作者有祭司性的身份,作者有抱负、负责、大格局的创作,是把所在时代、社会、空间、族群、人类的情况向真理汇报,向上帝汇报,是一种汇报信息。

  基督信仰的人,无神论的人,将来的人生都要交账,每一个人的人生,大大小小的事情,潜意识的内容,都逃不脱交账。

  文学艺术的创作更是一种要交账的,作品就是账单,就是账单的内容。

  七、《神歌》内容介绍

  1. 问:《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诗歌作品,为何作者强调价值观就是内容?

  张绍民答:无论什么创作,价值观错了,内容再多、创作再努力,也是白费力气,甚至是为魔鬼在干活。

  创作者正确的价值观才会有正确的创作,才会有正确的作品形成。

  正确的价值观是作品是不是获得收获的决定原始。

  坏的念想结出恶果。

  来自光的种子,才会结出光明的果实。

  价值观决定人的行为,价值观决定人的选择,价值观决定人的人生质量。当一个人选择了圣经的价值观作为自己的价值观,那么,就是很好的了。

  价值观不正确,就算使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就是一个人的灵魂不得到拯救,就会有下地狱的危险。

  好的价值观就是好的处方,好的处方带来好的药物效果,带来好的人生质量。创作就是把好的处方拿出来,给读者带来好的阅读药效。

  2. 问:为何《神歌》作者强调形式就是内容?

  张绍民答:真正的创作不能完全把形式与内容进行二元分离,这一点,有点像灵与肉的关系。身体的形式也是内容的一部分。

  文学艺术的形式也就是存在结构、空间、模样,在我们所在的世界,有限的三维,要从有限的形式上看到无限的生命,这就要求形式很有活力,彰显生命。文学艺术的形式生机勃勃,那么,生机勃勃的生态,就会有更好的生命内容。

  价值观正确之后,好的形式是好的空间与器皿,会给好的价值观带来更好的效果,内容与形式融合,有过得硬的意义,那么,作品就会有冲击力,作品有真理的效果,真理也需要使用一定的具体的表达形式。

  3.问: 为何《神歌》作者说读者也是作品的内容?

  张绍民答:我们看到现实中的图书馆,读者是图书馆的主要组成部分,读者的活力成为图书馆的主要生命体现。当然,图书馆要提供真理的内容,读者才能得到真理的牧养。

  《神歌》的读者,可以选择性地阅读,可以只读其中一部分,甚至扔掉其中的一些册子,这是读者参与了,读者也成为这个图书馆一样的作品的一部分。甚至读者要求《神歌》的作者继续添加新的内容。

  一个教会里,敬拜上帝,牧师、诗班、下面的会众,都是参与者。一个喜剧,台上的演员、台下的观众,都是演员。而一个作品与它的读者,都是创作者。

  作品对读者的阅读,作品对创作者的阅读,这是一种光、一种真理的脚印对人的打量与承载。

  4.问:为何《神歌》作者说圣经内容才是《神歌》的内容?

  张绍民答:这个意思已经表达过了。《神歌》的创作与作品内容,只是圣经的运用,只是人对圣经的学习形成的痕迹。

  真正的经典作品,都来自圣经文学艺术精神体系。根据圣经的启发,可以运用到现实中,进行很多具体的运用,而创作只是一种运用。创作也是把圣经的内容活出来、表达出精神的面貌的一种方式。

  5.问:作者说:圣经才是药方,《神歌》只是带路党,把读者带到最好的药方面前,恢复灵魂健康,让灵魂得救。那么,带路有怎样带路的内容?

  张绍民答:《神歌》也希望自己是一副副药,一副副好药,而这些药是从圣经、从神的话语进货而获得的。一个好的文学艺术作品,起到好药的作用,就很不错了。

  《神歌》作为导航,实际上,是圣灵在《神歌》内容里面起到了导航的作用。

  更多的读者啊,请回到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恩典里面,享有丰盛的生命与永生。

  6.问:作者说:《神歌》的内容就像一座图书馆,读其中一册就有一册的收获,读一句有一句的震撼。内容的自由,提供了阅读的自由。为什么要强调自由的价值?

  张绍民答:自由就像人需要的氧气、水一样重要。自由是上帝给与人高贵的礼物,从旧约时代的律法中有犯罪自由,到新约时代的恩典中有不犯罪的自由,到永恒里有绝对自由。《神歌》提供自由阅读,读者随便从哪里、从哪一册都可以开始阅读,也可以不阅读,没有先后顺序强迫阅读遵守。

  自由阅读,阅读不阅读,这是读者的自由,很多读者。宁愿选择阅读邪恶,也不愿意选择阅读好作品,不选择阅读圣经,这就是个人的选择。

  7. 问:为什么作者说:《神歌》虽然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但这个作品只是一个动词。修理这个动词的是上帝、是圣经的内容?

  张绍民答:《神歌》希望成为爱的动词、希望成为光的动词、希望成为真理的动词,哪怕这个动词很笨,也竭尽全力。做得不完善的地方,让圣经的内容来修理。

  好的作品就是行动,创作是行动,让作品走到读者面前,也是行动,作品要有充分的能量,才能更好行动。

  邪恶作品的行动能力也很强大,但是,魔鬼作品的行动,带来的对阅读的屠杀,是造成了读者下地狱的后果。所以,那些坏作品来自魔鬼,要造成更多的人变坏。

  地狱的力量变为肉体的享受,更吸引人,坏作品也有这个效果,一定要警惕。很多好作品,很多经典作品枯燥,没有那种所谓的吸引力,但是最终的效果是良药苦口,疾病得到医治,读了这样的好作品,去教会,灵魂得救,信耶稣有永生。

  8.问:作者说:就算《神歌》是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而在上帝的话语面前,就只是一个顺服者。上帝的话语才是神的国的图书馆。这个作品只是上帝的话语的影子,甚至都是笨拙的?

  张绍民答:当然,人的创作只是表达敬拜真理上帝的心意而已。诗歌创作只是永恒神的国投下的影子,得到这个影子的人,把影子画下来,画下了多少,就看上帝给与了多少投影给这个作者。

  得到上帝智慧的祝福,得到上帝的使用,基督信仰的好创作者,只是上帝手里使用的一支笔,这是很荣幸的事情,为上帝做工,被上帝使用,何其快乐。

  9.问:作者说:世上的图书馆最终都要被抛弃,《神歌》也只是出现在应该存在的时候,而神的国、神的义、神的话语、圣经才是永恒。为什么作者说《神歌》只是相对存在的内容?

  张绍民答:人是相对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肉体的存在,魔鬼,都要消失,这在上帝的计划里早就制定了。

  人的创作是一种申请,一种要求,一种传播福音的业务。

  无神论很多文学艺术不为上帝做工、不为上帝服务,就是为魔鬼服务,为自我服务,为肉体人生服务。死后有审判。

  人的创造、人的创作,跟随这个世界的人存在与出现,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存在,什么样的人创作出什么样的作品,都是一个人的自由意志选择,看一个人是不是为真理创作,看一个人是为上帝创作还是为魔鬼创作。人的创作本质就决定了作品的存在效果。

  10.问:作者说:《神歌》是对永生的盼望见证,认认真真做一个有限的见证。为什么这么说?

  张绍民答: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肉体、魔鬼,都是暂时的,所以,人的产物所谓写作的内容,都只是相对存在。《神歌》的内容也是如此。而《神歌》的内容显示作者强烈的信心进入永生,有了永生,一部作品算什么?但是,人会经历应该经历的。写作《神歌》也是一种经历,仅仅如此。

  人是信仰的见证,就看人信仰什么。人在信仰面前做出自己的选择,而创作是选择信仰之后,一个人具有的价值观之下的产物。

  八、《神歌》与读者的交流

  1.问:《神歌》为什么首先强调要取悦于上帝?

  张绍民答:创作首先要确定创作的对象,基督信仰的创作的对象就是要敬拜的上帝。取悦于上帝的创作是好创作,表达对耶稣基督十字架救恩的敬拜。

  上帝是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的第一读者、第一欣赏者,这就像老师看学生的作业一样。第一审阅者决定了这个作品是不是有价值、是不是有意义。

  2.问:《神歌》为什么强调读者的重要性?

  张绍民答:读者是福音的传播对象,当有的读者还不是基督信仰,希望作品作为福音通道,给这些读者力所能及传福音,至于效果如何,全靠圣灵做工。

  基督信仰的读者,可以分享其中的信息。

  读者来完善作品,这是很好的完善。

  读者让作品的传播有了理想的归宿,这是作品要完成的一个重要环节。

  3.问:《神歌》作者要对基督信仰的读者说什么?

  张绍民答:《神歌》的内容就是要对读者说的,肯定能力有限,有说得欠缺的地方。《神歌》对读者最要说的就是:读圣经,神的话语就是人的生命。读者把圣经的内容可以对自己对《神歌》的阅读进行参照,这种参照是对作品阅读的再次创作与完善。

  读了《神歌》去读圣经,就可以扔掉《神歌》,《神歌》只是一个桥梁、一个通道、一个空间。

  4.问:《神歌》作者要读无神论读者要说什么?

  张绍民答:《神歌》的无神论读者,会从这个作品里面发现惊人的诗歌艺术成就,要知道这样的诗歌艺术成就,全靠上帝的祝福。

  信耶稣,有永生。没有上帝,就没有生命。没有上帝作为源头的文学艺术创作,都是无水之源、都是无本之木。

  人生也好,文学艺术的创作也罢,都要正本清源,都要回到本质,都要回到祂的生命里,人生才有未来、人生才有归宿。

  不信耶稣,下地狱真可怕。

  5.问:《神歌》与其作者怎样与基督信仰的诗人、作家、艺术家等交流?

  张绍民答:这是主内的一种交通,以上帝作为交通的统帅,一起敬拜上帝。《神歌》的不足之处,可以指出来,可以继续不断完善。

  《神歌》作者希望通过这个文本的客观存在,激发更多的人为上帝创作,激发更多的人为大使命而工作,文学艺术创作之外,基督信仰的人,人人都要为大使命而努力。

  6.问:《神歌》与其作者怎样与无神论的诗人、作家、艺术家等交流?

  张绍民答:当一个人无神论的文学艺术创作者、爱好者,看到人类最伟大的、经典的文学艺术作品都来自圣经文学艺术体系,就要思考了,为什么圣经与上帝的话语能够哺育出这么多伟大的作品?

  无神论文学艺术的顶尖作品,因为没有上帝终极的拯救,也就不可能解决灵魂的本质问题,也就不可能成为真理性的经典作品。

  希望更多的有抱负的无神论的文学艺术创作者,从这个《神歌》作品里面看到文学艺术的创作之所以得到巨大成功,这都是荣耀归神,是上帝的恩赐,作者才能完成这样的作品。

  7.问:《神歌》怎样面对更多的读者?

  张绍民答:也许,《神歌》的读者会很少;也许《神歌》部分内容有很多很多读者。《神歌》部分内容的确已经有了很多读者。面对读者,都是为了福音的缘故,为了把活水给人们解渴、传播活水。

  作品的任何流程,就看作品自身的生存。一个作品创作之后,会有自己的生命,会有自己的空间与走向、形成自己存在的风景。

  经典作品对自己的读者有内在的对口味的选择。

  8.问:《神歌》怎样邀请读者的参与?

  张绍民答:《神歌》里有福音在召唤失散的羊群回到羊的门。《神歌》对读者的阅读,就是一座图书馆对读者的阅读。

  好作品,希望读者更多。读者在作品的传播上,会有一个客观的决定性作用。而在这个技术、游戏、谎言、不阅读的时代,经典作品的阅读需要高智商参与,需要精神参与,很多人是魔鬼生活方式,是魔鬼生活习惯,是被魔鬼精神控制,读不懂好作品,求上帝怜悯他们,让他们读圣经,读一些经典作品,对一些认识真理的作品。

  9.问:作者为什么认为作者也是这部《神歌》的一种读者?

  张绍民答:作者创作的时候,就是一种阅读,通过阅读,把作品读出来,就写出来了。《神歌》就是阅读已经在隐形深处的该作品,写作就是取货,取出来。

  作者是自己作品的读者,创作的时候,是一种挖掘模式的阅读,深入,才能挖掘出来,就像挖红薯一样,不过,这个过程里面,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泉水自动流出来,就像打开水龙头,源头有活水,不断流出来,创作毫不费力,这是上帝的恩典源源不断。

  10. 为什么说《神歌》只是福音通道?

  张绍民答:《神歌》是一趟火车奔跑着图书馆,把人拉倒终点站,终点站有圣经、有天国、有耶稣基督十字架救恩。有时候,这图书馆的河流奔跑,没有拉上乘客,有时候,是一个,有时候,是两个,更多的一个······

  作品是通道,不是终极归宿。

  只有神的话语,只有圣经,里面有永生,那就要好好学习,好好运用。

  九、《神歌》的社会属性

  1.问:《神歌》怎样切入社会?

  张绍民答:《神歌》也只能通过推广、出版、发行······就看缘分啦,求上帝怜悯。每一个经典作品,独有自己的生存、存在方式,进行传播。

  2问:怎样让《神歌》像一座图书馆一样进入人们的阅读与精神生活?

  张绍民答:真正的创作,作者谁都希望自己的真正作品有很多读者,希望作品与读者沟通,起到传福音的目的与作用。

  推广一个好作品是必要的,也需要更多的朋友、更多的陌生人一起来参与。比如说,翻译工作,需要更多的人支持,需要翻译与推广资金。

  3.问:愿意把《神歌》作为什么现象?

  张绍民答:《神歌》只是一个作者的个人性、在上帝帮助下的创行为而已。经典作品都有自己的孤独性、也有自己的深入性。

  创作的快乐是喜乐生活,创作的痛苦是一种肉体人生的局限性,也是对黑暗作战承担的压力与冲击。

  4. 《神歌》可以给社会上的人们提供精神的绿色生态,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张绍民答:真理福音才是真正的生命生态。一个不阅读的年代,一个拒绝真话的年代,一个谎言成为流行的时代,希望一个真作品起到真作品的积极作用。

  黑暗拒绝黎明那样的作品。

  5. 《神歌》是社会的一个在场,而社会有不接受它的那一部分,如何理解?

  张绍民答:谎言拒绝真话,谎言拒绝真理,黑暗语言谱系拒绝光明语言。经典作品得到推广,都有一个过程,好的推广是值得学习的,也希望得到更多的人的帮助来推广。

  人们看到伟大作品的恐惧、敌意是很大的,就算是同样搞创作的人,很多人不愿意捧场,因为一旦捧场,自己那点面子就放不下,自己就不好玩了。一群蚂蚁是拒绝一头狮子来加入自己的部落的,而且拒绝狮子的精神来照亮。

  6.《神歌》是一种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而这样的创作在无神论文学艺术世界是很少的,如何面对这种客观存在?

  张绍民答:少,可能少的一方就是真理。谎言成群结队,而真理一句话就像针尖戳穿黑暗的辽阔气球。真理本身就是无限地大,这才是真正地大。

  基督信仰的好作品,有足够的勇气存在于无神论文学艺术所在的世界,西方很多这样的基督信仰的圣经文学艺术体系的伟大作品,都存在于无神论的生活世界,并且带来了深远的影响。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要强调一点,很多无神论的阅读,把这些基督信仰的作品,都去掉了上帝,去上帝化,导致读者,得不到灵魂的拯救,这是很可怕的一个环节。

  7.《神歌》作者为什么这么说:如果这个作品起得到、起不到更大的社会精神效果,是不好说的。而上帝用智慧让作者创作,让作者在上帝生命里得到更新,更好地敬拜耶稣基督,也就可以了?

  张绍民答:《神歌》作者只是创作者,会不会推广,可能就是一个很笨的人,也希望知音、朋友来帮助推广。如果传播速度、传播效果达不到一定程度,只能这样,只能请求上帝,上帝无所不能,就看上帝的心意了。

  8. 《神歌》作者说:就算是一个伟大作品,但是,无神论的阅读环境、一个不读经典不读好作品只读差作品的阅读时代,好作品也会寂寞,这是悲观吗?

  张绍民答:也许这是一种客观情况。坏作品占据了市场,人们的阅读、精神世界充满了先入为主的怀作品,好作品就算很好,甚至人们也会把真话作为假话拒绝。互相欺骗的空间,真话也无人问津。

  但无论怎么说,《神歌》的诞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是基督信仰在汉语里面竖立起来的一个生态系统,也是对全球文学的一个积极努力。

  9.《神歌》的样式、内容也是对无神论文学艺术的一个冲击,提醒无神论文学艺术这样的创作才是真理性创作。会起到这种作用吗?

  张绍民答:应该多少会有一种对比,《神歌》已经出现了,已经走入很多有缘分的读者那里了,有了很多回馈。对比虽然是残酷的,但是,对比的确就能看到不同的作品有不同的质地、有不同的灵魂。

  看作品,最终看作品的灵魂价值。有真理灵魂的作品,才是真作品。有没有灵魂得救,有没有真理拯救的价值,是文学艺术作品的区分点。

  10.非精神光明的环境,坏作品会淘汰好作品。《神歌》有希望得到胜出吗?

  张绍民答:上帝永远胜出。赞美上帝的圣经文学艺术作品都会起到自己应该的积极作用。

  文学艺术作品,在不正常的生态之中,就像劣币驱赶良币,一时间,坏作品占上风,但是,魔鬼不是生命的提供者,坏作品没有生命,都会死掉,作者甚至都会下地狱。好作品,为上帝的文学艺术,都会有美好归宿。

  十、《神歌》的思考体会

  1.问:作者自己为什么一再认为《神歌》也很有限,这是不自信吗?

  张绍民答:恰恰是信心的表现,是对上帝巨大信心的表现。之所以认为《神歌》有局限,这是人类所有文学艺术作品的共同点,不只是一部具体作品有的。

  《神歌》的确是罕见的好作品。这个作品的好,是上帝的祝福,是上帝的爱在一个人身上的体现。

  2.问:《神歌》的创作与呈现,为什么强调唯一性?

  张绍民答:上帝造人,每一个人都是唯一的。唯一性的尊贵,体现了上帝的爱,体现了上帝对每一个尊贵生命的护理。

  伟大作品具有唯一性,如果大家都能写一个很多相同的作品,这不是创作,这是生产统一型号的作品。很多人的创作相似、相同,这就没有差异性,很难成为经典作品。

  一个互相模仿,没有原创能力的无神论精神世界,很难有独创能力写出好作品。

  独创能力、原创能力,这些一手能力,不是说努力就可以获得,不是说读书就可以获得,不是说勤奋就可以获得,一定需要天赋,就是上帝给了一个人创作的能力、交给了这个人创作使命,才能进行经典作品的创作。

  3.问:《神歌》为什么强调文本的客观独创性?

  张绍民答:每一个人的身体都不会相同,双胞胎也是不同的。《神歌》文本的独特性,决定了其独一无二的稀有,属于奢侈品。

  文本的客观存在,是最有说服力的。

  4.问:在模仿、抄袭嚣张的今天,《神歌》作者如何看待模仿抄袭?

  答:好的创意被剽窃。有的好作品在投稿的时候,被剽窃,因为作者没有钱,不能很快出版、做成电影作品,而剽窃的一方,很快做出来,那么,本来作品的原创者,就无法推出自己的作品。这在现实中很多,因为这个没有创造力的空间,无耻、偷盗别人的智慧的,反而洋洋得意出名。

  5.问:为什么《神歌》作者很矛盾:欢迎剽窃与无奈?

  张绍民答:有时候人很无奈,所以,《神歌》在推出的这些年,一直是快速占领空间,让很多人同时公开地得到作品,那么,很多人就可以作见证,伟大的创意得到保护。如果跟风,那些歹徒居然也要做所谓“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的时候,那就是自取其辱。

  6.问:《神歌》作者说:不敢自夸,在圣经面前,人所做的,都是惭愧得很。所以,人的写作、创作如果不荣耀上帝,也不过如此?

  张绍民答:是呀,的确不过如此。世间的智慧,所罗门得到上帝的恩典,得到很多智慧,但都只是人生的过客。人无论做什么,都要敬拜上帝,获得永生。

  7. 问:作者说:《神歌》最重要的一点是——作者通过创作,上帝让作者重新认识人性、自己的罪性、悔改,更深入认识上帝的伟大。为什么这么说?

  张绍民答:是的,文学艺术的基督信仰的创作,可以不断深入,加深对上帝的认识,坚定对上帝持续地敬拜。

  8.问:《神歌》如何面对阅读的反应、批评与攻击?

  张绍民答:如果无神论的文学艺术人士,要批评、提出问题,都很好啊。如果更多的抨击,这说明作品深入到他们的心里去了,让他们得到福音,多好。

  基督信仰的人群,对待这部作品,只会在上帝的爱里面来交通,不足的地方,可以修改。不好的地方,可以舍弃。

  9.问:《神歌》在同质化的今天,为什么是独一无二的?

  张绍民答:对于作品而言,独创性、唯一性、独一无二,都是差不多的意思。很多话题,其实,我们都是反反复复在言说。

  10.问:为什么作者说:《神歌》只是一个传递活水的器皿、一个立体的供水系统?

  张绍民答:活水是自身与源头,《神歌》是送水工。上帝才是活水源泉。基督信仰的文学艺术创作,有时候,好作品,就是神迹,就是神走过留下的足迹,就是神走过留下的神迹。

  十一、《神歌》的价值评估

  1. 问:可以这么说吗:《神歌》为汉语文学、人类文学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存在?

  张绍民答:要避免盲目自信,要谦卑,要客观。《神歌》的确是一个全新的文学艺术作品的客观存在。里面很多内容得到了很高很高的评价。有很多真正的读者,希望这样的读者数量增加。

  2. 可以这么说吗:《神歌》为汉语庞大的无神论文学艺术提供了一个绕不开的参照物?

  张绍民答:《神歌》的存在是一种醒目的存在。这个存在是一种标志性的、有特点的存在。它是在上帝面前的一种谦卑存在,在读者面前也是谦卑存在,它的醒目源于它是巨大的信心的产物。

  一个有远大理想的创作,是带着真理委托的使命感进行创作的,创作出来的作品有自己的能量,客观的蓄水池是可以用来解渴的,水质好,让人渴望。好的水源地是具有召唤力量的。

  3. 可以这么说吗:就算从《神歌》里面选取局部、一点点、几句内容,也是无比优秀?

  张绍民答:因为《神歌》是长短不一、厚薄不一的几十个册子甚至更多的册子组成,有的作品长,有的作品短。长的作品里面,也包含了很多巧妙的短小作品。甚至作品可以自由选取阅读,以句子、段落、章节来阅读。很多读者反馈说,里面精彩纷呈,到处有好能量、好阳光。

  作者对自己作品的信心是来自真理的照亮。真理照亮了作品,作者就内心、眼睛、生命、精神都明亮,而且把这红光明分享给更多的人。

  阅读好作品,就是阅读光明。

  4.能否介绍《神歌》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诗歌?

  张绍民答:《神歌》的确是一种全新的诗歌,新,作品才有生命力。无论在哪里方面,《神歌》都有自己的特点,创新就是生命力的存在。

  圣经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但上帝的恩典一直新鲜,上帝会给人秘密的新鲜的生命,新鲜生命来自神的国就是来自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这种新鲜,灌溉到作品的创作之中,就带来对这个黑暗世界的彻底否定与对永恒生命的思念与盼望。

  诗歌显然是这个世界的妙影,恰是那个投影的地方就是我们神的儿女要回去的那个故乡提供的投影。诗歌新鲜的源头在于起初生命的力量,回到那个起初,就是作品显示出来的强烈的思念。

  6.《神歌》的确为人类碎片时代、技术时代提供了重要的阅读数据,是一座灵魂阅读的数据库?

  张绍民答:精神碎片席卷全球。《神歌》提供了一种整体的、全面的、立体的、进入无限本质的诗歌,目的是为了进入圣经本质的无限。

  作者只能说尽了自己的努力,努力实现自己的一个创作上的想法,具体来说这个作品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只能依靠它的客观存在效果了。

  7.《神歌》能与但丁《神曲》做怎样的联系?

  张绍民答:《神曲》是了不起的作品,当然,也有不足。历史上那些人类前五名,前十名的作品,都很好。《神歌》是致敬与学习经典的果实,这个作品好不好,作者不能表态,但作者喜欢自己的作品,也看到其中的不足。

  8.《神歌》最终是想为福音的传播起到作用?

  张绍民答:传福音是创作《神歌》的时候的一种理念。这样的想法驱动作品奔跑起来,行动起来。让一个作品去播种吧。

  9. 《神歌》作者说:创作这个作品感受了很多,创作也是一种欣慰,创作是自己的爱好,而爱好要光明,爱好要为光明的真理服务?

  张绍民答: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是很美好的人生修为,而这种行为可以为真理服务,就物超所值了。

  一个人一生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爱好能够给人带来快乐,爱好带来幸福感。但是,爱好一定要是光明性的,不能让一个人黑暗性的爱好来毁掉自己、毁掉别人,这样的邪恶爱好,来自魔鬼,来自肉体的控告。

  人作为被造物,要为自己的存在感恩,人生能够体会到很多美好,这些美妙的事情,都来自上帝的恩典。

  创作,是一种服务工作,为读者服务,为无数的陌生的读者服务,让这些读者成为自己的家人,变得亲切,让作品感染很多读者走入教会之家。

  10.作者说:《神歌》是一座诚心实意跪在圣经面前的一座图书馆一样的作品。这就够了。为什么有这么谦卑的心态?

  张绍民答:人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人是堕落的。人要死掉。要战胜死亡,只能依靠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恩典。谦卑,谦卑,要压住骄傲。人可以有信心,但不要有骄傲。谦卑在上帝面前,会得到上帝更多的祝福。

  人生是为了永恒的生命,创作只是人生中一件具体的事情,人生中无论做什么,都要敬拜上帝,用来荣耀神,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人都要死,在死亡面前,骄傲有什么用?骄傲不能解决死亡的恐惧,而耶稣基督帮我们解决了死亡的威胁,让我们有了盼望。

  《神歌》作者这样糟糕的人,得到上帝恩典,真是羞愧、不配、感恩,只能用自己的愚笨为主做工,《神歌》只是对上帝敬拜略表心意的言语表达。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