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商界

旗下栏目: 人物 精英 商界 访谈

李象(万象量化):全球央行和黄金之间不能说的秘密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07

  关于黄金投资,有一点令人困惑,那就是其重要性往往被低估,尤其是在那些经济领域的精英口中,黄金似乎根本没有投资价值,只是“闪光的石头”。还有的投资者可能仅仅把黄金当作普通商品对待,认为它与大豆或小麦并没有什么不同。

  对于这种不认真对待黄金的态度,我们也已经见怪不怪,但始终觉得这是不对的,并引以为忧。他认为,这种对黄金的轻蔑态度,是因为那些经济领域的精英控制着中央银行。而中央银行控制着所谓的“货币”,比如美元、欧元、日元等信用货币。

  控制货币供应的人可以通过决定何时放松或收紧信贷条件及调整数量,何时支持(或反对)某些类型的贷款,来间接地控制经济乃至国家的命运。在艰难的环境中,央行若放松信贷条件,可以帮助某些机构(主要是银行)生存下来;但如果选择收紧信贷,则将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某些公司,银行甚至国家破产。可见控制货币权力的可怕威力。

  这种权力是以货币为基础的,于是央行控制着货币;但要确保这种权力,央行还需要垄断货币创造。

  一旦投资者和机构被迫进入以美元等信用货币为基础的金融体系,那么控制信用货币就等同于控制了这些机构。当另一种形式的货币出来与美元或欧元等信用货币竞争时,信用货币的价值储存手段和价值交换媒介的功能就会被弱化,从而破坏精英的控制力。

  在这种情况下,黄金显然是一种更好的货币形式,比信用货币更保值。而精英阶层贬低和边缘化黄金,就是因为黄金威胁到了精英阶层的货币垄断。黄金不可能被人为消灭(它太有价值了),没收也几乎不可能(尽管一直有这样的传言)。

  而且黄金不受任何中央银行或个人的控制。虽然矿商控制黄金产量,但黄金的年产量仅占全球地上黄金总量的1.8%左右。因此,黄金的价值不取决于产量,而取决于19万公吨的地上黄金总量,各国中央银行和财政部控制其中的大部分(约3.4万公吨),还有一部分被制成珠宝或硬币和金条,仅有一小部分可用于日常交易和投资。

  也正因为如此,黄金一直被各国央行和相关经济学家抹黑或贬低,他们提出了很多黄金不值钱的“理论”,他们通常会这么说:

  1、全球黄金的储量不足以支持贸易和商业活动。里卡德斯反驳这是错误的,黄金数量不是问题,问题只是价格。当黄金所代表的价值上升时,相同数量的黄金就可以支持更多的交易。

  2、黄金供应的增速跟不上经济增长的步伐。里卡德斯认为,它混淆了各国的官方供应和总供应。央行总是可以通过印钞和从私人手中购买黄金,来扩大官方供应。从而扩大货币供应,并支持经济扩张。

  3、黄金会引起金融恐慌和崩溃。里卡德斯指出,之所以会有该错误观点,是因为金本位制存续期间和结束以后,发生了恐慌和崩溃。但他提醒,黄金本身并不会造成或解决恐慌和崩溃,这是信用货币所引发的问题。人们对银行、纸币和经济失去信心时,就会造成恐慌和崩溃,与黄金无关。

  4、黄金导致并延长了大萧条。里卡德斯同样表示反对,并指出米尔顿·弗里德曼和本·伯南都写道,大萧条是由美联储造成的。在大萧条期间,基础货币供应量可能是官方黄金市场价值的250%,但实际货币供应量从未超过官方黄金市场价值的100%。也就是说,即便在金本位制下,美联储也可以将货币供应量增加一倍以上,但它没有这样做。这是美联储的失败,而不是黄金的失败。

  虽然精英们给出了黄金不是货币的解释,看上去是很聪明的理论,但无法掩盖这是一个错误理论的事实。而普通民众的储备知识不足,甚至无法理解该理论。因此,即使这些理论是错误的,但还是站得住脚。

  黄金是一种可行的货币形式,那么黄金的投资前景如何呢?

  数据建模显示,黄金正准备突破其近期的窄幅波动区间,价格出现大幅上涨或大幅下降。从基本面分析来看,价格大幅上涨是可以预见的,里卡德斯指出,当前可能是能够以低于2000美元/盎司购买黄金的最后机会。

  技术上来说,过去3个月中,黄金的交易价格介于1685美元/盎司至1790美元美元/盎司之间,波动范围较小。里卡德斯指出,某个资产的交易价格区间缩窄到这种程度时,表明该资产在技术已准备好进行重大突破。但问题是金价会大涨还是大跌呢?

  技术分析基于大量的数据,可用于发现模式,但预测和分析能力较差。要回答这个问题,最好还是回归基本面分析。

  需要注意的是,迫使黄金走高最重要的基本面因素之一就是央行的购金规模。如图所示,各国央行2017年至2020年之间购买了大量金条,且近两年买得越来越多。红线代表截至4月的2020年,蓝线代表2019年,绿线代表2018年,紫线代表2017年。

  数据显示,2019年央行的购金量大幅超出2017年和2018年的购买量;截至2020年4月,各国央行就购买了450公吨的黄金。从2017年1月到2020年4月,央行累计购买了约为2050公吨的黄金。

  事实上,早在2010年,各国央行就已经从黄金净卖家转变为净买家,且自那以后,持续净买入。最大的买家是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墨西哥和越南等国也在大量买入。这或许表明,央行也逐渐对本国信用货币和货币垄断失去信心,正在为信用货币体系全面崩溃做准备。

  免责声明:珠穆朗玛网对于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网站信息发布内容的真假风险。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