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纪实

旗下栏目: 环保 展览 纪实 艺术

“红色路虎纵火案”警方是否不作为要给个交代

来源:搜狐新闻 发布时间:2018-05-23

  文丨欧阳晨雨(法律学者)

  一转眼,“红色路虎纵火案”发生快2个月了。

  2018年3月28日上午10时,王某驾驶奇瑞车在安徽芜湖新市口附近采取撞击手段逼停陈某驾驶的路虎车,强行将下车查看的陈某胁迫推上路虎车,后点燃淋在身上的汽油自焚,导致两人被烧身亡。

  据警方之前的情况通报,陈某和王某之前有过恋爱,但后来分手。自3月25日开始,王某一直跟踪、尾随、纠缠陈某要求和好,遭陈某拒绝,王某遂产生同归于尽的恶念。

  一起性质恶劣的刑事案件,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轻易间毁掉了两条宝贵的生命,也让被害人亲属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哀痛。事发之后,芜湖市公安局成立了市局领导任组长、多个警种参与的联合专案组,迅速开展了相关侦查工作。但是,至今受害人的亲属仍在通过信访、微博等渠道,提出对办案机关所作所为的质疑,被许多网友关注和转发。

  事实上,回看这起案件的发生,的确有不少值得推敲的地方。比如,当地公安机关是否存在“不作为”。

  据受害人家属的微博反映,行凶的王某“多次对女儿陈某和家人恐吓威胁”,表示“要买枪杀我们全家”,进行“骚扰、盯梢、尾随、言语辱骂”,“多次殴打陈某,严重到耳膜穿孔”,“私闯住宅砸坏门锁”,“砸掉陈某的汽车”,“到我们的住处又打又砸”……从法律上定性,如果这些行为属实,即便不能构成故意伤害犯罪、故意损害财物罪、寻衅滋事罪,也应在治安管理处罚的范围,至少也应当得到公安机关的及时出警处理。

  令人不解的是,受害人的报案,有关部门的接警,却没有能够有效阻止这起凶杀案件的启动齿轮。据受害人家属的微博反映,“在惨案发生的前一天,陈某一天3次去派出所报案”,说“去派出所报警不算,110报警为准”,累积报警9次只算7次;“民警在处理事情上,竟然让我们搬家来躲避行凶人王某的违法行为”。如果这些情况属实,那些接警处理的工作人员就有不作为之嫌。

  按照《公安机关执法细则》,公安机关对“报案、控告、举报、犯罪嫌疑人自首或者扭送犯罪嫌疑人的”案件,与“110报警服务台指令”“行政执法机关或者其他公安机关、司法机关移送”的案件一样,都应当立即接受,在“优先等级”上,并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根据该规定,公安机关“对需要立即赶赴现场处置的”,“应当尽快到达现场,依法、稳妥、果断处置”,“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接警人员如让有可能遭受不法侵害的当事人“搬家来躲避”,法定职责又在哪里?

  诚然,公安机关日常工作繁忙,每天要与大量鸡毛蒜皮事务打交道,事实上,也有很多报警并没有达到立案标准,或者说需要实际处理,但这起案件的确很不一样。从种种迹象不难判断,行凶人员的所作所为,是严重侵犯他人的人身、财产权益,已经涉嫌违法犯罪,对频繁报案没有什么实际动作,对如此发案苗头都无动于衷,难道只有血案发生才能介入处理吗?试想,当初有关部门顺利接警,并采取紧急措施,结果恐怕也会大不一样。

  其实,让受害者家属不满的地方,除了报案接警,还有对行凶人王某的监督管理。据之前的媒体报道,受害者父亲曾说,“王某是搞小贷公司的,听说是一个缓刑人员,被判三缓五,还处在缓刑期间”,记者也查询到一份高度吻合的民事判决书。还有网友曝出,王某在2015年因合同诈骗被判缓刑。如果王某确属于缓刑人员,那么对其监督管理等方面,显然还存有一些疏漏之处。

  根据我国《刑法》,对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由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规定,“公安机关对违反治安管理规定和重新犯罪的社区矫正人员及时依法处理”,“违反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监督管理规定,情节严重的”,“由居住地同级司法行政机关向原裁判人民法院提出撤销缓刑建议书”等,王某案发前的所作所为,诚如受害者家属所言,可以说“劣迹斑驳”、“嚣张至极”,为什么监督管理、行政处罚、撤销缓刑等法定措施没有生威发力?

  一把熊熊大火,能够夺去受害人的生命,但夺不走终将浮现的真相,也夺不走存留于世的良知和正义。这起血案过去近两月,虽说犯罪嫌疑人死亡不追究刑事责任,但有关部门还当回应民声,依法追查责任,还原案件来龙去脉,扫清受害者家属及公众的疑云,而这也是正义所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