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聚焦 科技 财经 创业 综合 图片 视频

精英

旗下栏目: 人物 精英 商界 访谈

樊登读书会的创业故事 做全中国最大的夜校

来源:珠穆朗玛网 发布时间:2018-05-24

  2018年5月11日,在深圳文博会2018数字出版高端论坛上,樊登读书会创始人——樊登老师发表精彩演讲,阐释了樊登读书会的理念和愿景。

  樊登读书会是跟今天在座其他企业都不太一样的公司,像“得到”、喜马拉雅,是平台公司,类似于过去的出版社、杂志社。而我们是内容公司,内容公司相当于一个大的作者,我们在不断生产内容。就像科大讯飞,他们是把知识装到机器人里去,我们要做的工作是把知识装到人的大脑里去。

  从一本书谈起:人工智能时代,知识有什么用?

  我最近读了一本书,中文名字叫作《知识大迁移》,英文名字叫“云上的大脑”,就在探讨人工智能。

  科大讯飞有这么海量的知识,甚至他们的机器人参加医学大赛打败人类,这个时候人还有没有必要学习?人还有没有必要在大脑中装很多的东西?你随时可以拿出来手机来翻,甚至你说装一个接口,装在脑子里面,都有可能会实现。这个时候人还要不要读书?还要不要在大脑中装这么多的诗词歌赋,或者哲学、艺术、数学、物理?

  这本书就是告诉我们答案,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就算外部的机械可以替代人类大量的知识,有一个东西是永远搜不到的。什么呢?就是你不知道自己要搜什么,这是永远搜不到的东西。

  美国有一群学者专门做了一个研究,给美国人做百科知识调查,答16道非常简单的题,比如说天空中最亮的星星,第一个是什么、第二个是什么,比如说乌克兰在地球上什么位置,都是基础的百科知识。答完这些百科知识之后再看这些答案不同的分类和答题者不同的政治观点。比如说,凡是找不到乌克兰在地球上什么地方的人,都会投票同意美国对乌克兰的动武。凡是16道题都答错的人,都同意在墨西哥和美国边境建一道墙;凡是16道题都答对的人,则都反对。

  这16道题藏了一道非常有意思的题:“人类的出现消灭了恐龙”,是真的还是假的?也有很多人答“真的”。凡是答“真”的人,既同意对乌克兰动武,也同意修这道墙。

  所以,人们拥有的知识含量本身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东西。千万不要以为我们读了一些诗、读了一些哲学,似乎在生活中起不到什么作用,其实它们会在底层影响我们对事物的判断。

  樊登读书会的创业故事:相信书、分享书

  我原来是一个老师,当时没有想到做企业家。我给大家上课的时候,发现很多人都让我推荐书单。为什么当一个人在台上提到某本书的时候,底下的人都都喜欢记一个书名、书单?这个叫做“达克效应”。“达克效应”的核心就是你经常会不知道自己该知道些什么。换句话讲就是“越无知的人越不知道自己无知”。所以很多人都会问:“我们到底应该读些什么书?”我们就给他推荐很多我们认为对生活有帮助的书。

  我很幸运,虽然我读理工科——我学的是技术材料计算处理专业,西安交大——但是我们参加大学辩论会,在辩论赛中得了冠军。在参加这个比赛的时候,读了大量文科类的文史哲方面的书。我发现这对我的生活帮助特别大,尤其是《论语》,简直影响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当我从书中找到了对生活的改变以后,怎么做企业,不懂的我就买书来看,怎么带孩子,我也会把所有的书买回来。我是一个相信书的人。

  我看到了知识的力量,看到知识对生活的改变,我就特别热切地把这些书都推荐给大家。第二次我问大家:怎么样?读了吗?大家说笑着说买了,但是大家买回家不看,因为大家觉得读起来太难、读不懂。

  我做读书会的时候,很多人质疑,很多不加入我们读书会的人会质疑说,我觉得书应该是自己读,不应该让别人讲给自己听,让别人讲给自己听是退化的行为。

  我说那你以前上数学课为什么要听老师讲?你也可以自己读。因为读不懂。物理靠自己看能看懂吗?看不懂。有很多书大量的人看不懂。

  所以我们很少讲诗歌、很少讲小说,这些都是我认为大家能看懂的东西。我们讲的都是很有用——大学里不教,而大部分人看不懂的书。所以一本一本地讲,讲到今天为止,我们讲了大概200本书,每周一本。

  樊登读书会的理念:全中国最大的夜校

  喜马拉雅的创始人是我的师弟,他就住在我的楼下,我们俩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他们经常统计的是日活量、日时间,每个用户每天用多少时间在喜马拉雅。我说我不要这个,因为如果一个人一天拿这么多时间听这些东西,这个人的人生肯定会非常糟糕,他的生活被手机占用。一个人的人生应该大量的时间在现实生活当中,你应该去工作、去实践,把你学到的东西用在生活里面,陪孩子玩、去做工作……而不是天天听手机。所以我们坚持每周就讲一本书,不贪心,每周就一本书,然后你可以反复听,这是我们坚持的第一件事。

  读书会是什么?我给我们的定义是我们是全中国最大的夜校。

  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当年中国有一个很好的形式叫夜校,晚上出来学习。现在有了中学和大学之后,中学、大学的知识到了社会就“没有用”了,因为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指数型增长的时代,我们的教授都没有学过现在最新的东西,那怎么教给你们?所以如果一个人没有学会即时地学习,没有学会快速通过阅读、学习提升自己的知识的话,很快就会被社会淘汰掉,所以我们就组织了最大的夜校。

  让一个人学习是一个“反熵增”的行为,这是非常困难的。打游戏不需要做任何线下活动,因为上线一款游戏,没有线下推广,肯定很多人都开始打了,因为这是熵增的方向,越来越松散、越来越混乱的方向。学习是一个反熵增的行为,你要有劲,你要约束自己、管自己,才能学习,特别难。

  所以我们一开始做的时候,余建军、罗振宇都劝我说太难了,互联网的方式应该是免费,我说我觉得知识是应该值钱的。我一周讲一次课,一年才收300块钱,我觉得很便宜,所以我就推广。推广的办法就是建立大量的分会和线下组织,然后我们现在开始做樊登书店。

  为什么要做樊登书店呢?我觉得中国现在人活跃度最高的区域不是写字楼、不是超市,是社区。所以我们就提了一个口号,叫“一间樊登书店,点亮一个社区”。我们开100多平方米的小书店,开在社区中心,上午卖书、下午卖咖啡、晚上卖课,卖课很便宜,几块钱、十几块钱,大家都会进去听你的课。比如说我们会讲什么呢?我们会教老年人会怎么跟孩子相处,因为很多家里的老人不会带孩子,这是一个巨大的痛点,大家完全不知道带孩子这个事是应该学习的。

  我经常跟大家讲,所有我们今天痛苦的事都不新鲜,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我们所有痛苦的事情前人都痛苦过,而且都有人写过书。只要你读一下,最起码你能在某种程度上减缓你的痛苦。但是很多人不懂,宁可自己整天痛苦。我们就把这些书找出来,教他怎么带孩子,怎么把夫妻关系处得更好。

  有一本书叫《亲密关系》,这本书在我们的平台上被播放了660多万次,有大量的人留言说:“如果我早听这本书的话,我就不离婚了。”很多人不知道,婚姻是一个人的事,不是两个人的事,如果你没有搞好你内心的伤痛的话,离婚是没有用的,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换一个游泳池也没有用。

  所以我们教大家怎么调整自己的心灵状态,学哲学。因为哲学是用最柔软的方式把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坚强。我们学多个学派,一直学到孔子、孟子,建立文化自信。你学了《反脆弱》,学了西方的理论以后,你会发现他们讲的东西,孔子、孟子、老子早就讲过。

  樊登读书会的深度工作

  樊登读书会所有这些东西的传递,全都是通过我们的一点一点细致的深度工作做到的。

  现在我们全国有2000多个分会,深入到每一个县。

  我特别高兴的是我们在黑龙江最边缘的县——宝清县,那儿的手机信号是俄罗斯的,你经常不小心看到的就是俄罗斯信号,一打就是国际长途,走出去半个小时就是俄罗斯。我们在宝清县竟然有三四千的会员。他们的县长、县委书记,我去了以后告诉我说:“我们这里的风气改变了。东北天黑得早,以前晚上回家喝酒打老婆,现在我们一起搞读书会。”

  我们和出版业同仁合作得非常好。

  所有的出版社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会给我寄大量的书,我们家每天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我从这里面选。我选书的原则就是要能够给人们带来新知、要给生活带来变化,并且有严谨的研究,而不是简单的心灵鸡汤。

  我们把开卷的数据调出来对比了一下,基本上我们讲过的书,平均的销量增长有10倍。我们没有去分析利润,没有说你要分我们钱,没有,我们让出版社多赚钱,我们就获取知识、分享给大家就好了。

  我们现在做了樊登小读者。

  樊登小读者的目的,不是把孩子丢给手机,而是把一本书讲两遍,一遍讲给孩子听,一遍讲给家长听。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让家长和孩子共读一本书,让家长和孩子有共同的话题,促进家庭的和谐。我们还打算要做一个老年版的,教老年人不要被骗,教老年人旅游怎么玩,教老年人怎么样跟上时代,教老年人提高哲学修养……

  所以我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个“新行业”,不是知识付费的新行业,而是教育行业的改革,这是教育方式的改变。

  教育和商业有着本质的区别。商业的本质是迎合,而教育的本质是改变。这两者当中你要平衡,如果更多是倾向于改变是更属于教育的形式,如果更多倾向于迎合,让对方舒服,给对方推送,让对方麻醉在这里边,不断地看,一天消耗几个小时,看一样的东西,这就是商业。而教育的本质,绝不在于使用时长,也不在于包装,也不在于有多少大咖,而在于有没有给他人带来改变。这是我们基本的逻辑和哲学。

  今后你会发现,大量的人都可以通过这样的方法学习自己需要的知识,越来越多深刻的知识会走到大家的手边。

  最后,给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最新进展的数字。

  我们从2014年起做读书会,到今天发展有将近700万的会员,大家都跟着我们一起读书、学习、进步,我们希望给更多的人带来启发,谢谢大家!(作者:樊登   来源:数博荟)

责任编辑:珠穆朗玛网

最火资讯